曾为亿万富翁招募、训练性奴?爱泼斯坦4位女助理将接受调查

  2019 南方都市报

  

  爱泼斯坦的4位女助理。

  8月29日,英美多家媒体披露,四名涉嫌为亿万富翁爱泼斯坦招募、训练性奴的女子,即将在纽约接受调查。

  这4位女子是萨拉?凯伦、娜迪亚?马尔辛科娃、莱斯利?格罗夫和阿德里亚娜?罗斯,她们曾经是爱泼斯坦的助理,涉嫌参与了爱泼斯坦的性奴交易,曾帮助爱泼斯坦招募、训练多名年轻女孩。

  纽约检察官:不受认罪协议约束

  2005年,爱泼斯坦第一次被指控性虐待女童。2007年,爱泼斯坦被指控通过助理招募未成年女性到他的家中,以色情活动换取钱财。2008年,佛罗里达州检方与爱泼斯坦达成辩诉交易,爱泼斯坦签署认罪协议,获得豁免权,避免被起诉和终身监禁,仅以性侵罪名服刑13个月。

  上述4名女子,就是爱泼斯坦当年的助理,2008年,因爱泼斯坦获得豁免权,这些助理也获得佛罗里达州检察官豁免。

  不过,2019年8月29日,纽约地区检察官指出,纽约检方不受爱泼斯坦2008年认罪协议的约束,对爱泼斯坦案将继续追查。

  爱泼斯坦女助理大起底

  

  阿德里亚娜?罗斯。

  阿德里亚娜?罗斯原是一名模特,2002年,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爱泼斯坦的私家豪宅海湖庄园,她为爱泼斯坦招募性奴。

  

  莱斯利?格罗夫。

  莱斯利?格罗夫,曾经是爱泼斯坦前助理,非常受爱泼斯坦赞赏,爱泼斯坦夸她聪明能干,还帮她支付保姆费用。

  

  娜迪亚(左)。

  娜迪亚本人也是受害者,她在十几岁时被爱泼斯坦从南斯拉夫带到美国,后来又被迫为爱泼斯坦服务。如今的她是一名飞行员。

  

  萨拉?凯伦(右)。

  凯伦当年是爱泼斯坦助理,后来成为设计师,嫁给了一位赛车手(上图左边为其丈夫)。

  

  海利?罗布森。

  此外,还有第五位女性,名为海利?罗布森(Haley Robson)。她被指曾经为爱泼斯坦招募性奴。在2009年一场民事诉讼的证词中,罗布森说,每当爱泼斯坦飞抵佛罗里达,萨拉?凯伦就联系她安排女孩给爱泼斯坦按摩。不过,尽管佛罗里达州警方希望指控罗布森,但是她没有被起诉。

  

  爱泼斯坦。

  虽然爱泼斯坦已死于狱中,但受害者还在继续起诉,检察官也表示将追查到底。8月29日,纽约地区检察官没有披露对上述助理的具体调查细节,但已表示将不受以往豁免权约束,继续调查。

  编译/采写:南都记者 黄滢

  图片来源:dailymail

  

  爱泼斯坦的4位女助理。

  8月29日,英美多家媒体披露,四名涉嫌为亿万富翁爱泼斯坦招募、训练性奴的女子,即将在纽约接受调查。

  这4位女子是萨拉?凯伦、娜迪亚?马尔辛科娃、莱斯利?格罗夫和阿德里亚娜?罗斯,她们曾经是爱泼斯坦的助理,涉嫌参与了爱泼斯坦的性奴交易,曾帮助爱泼斯坦招募、训练多名年轻女孩。

  纽约检察官:不受认罪协议约束

  2005年,爱泼斯坦第一次被指控性虐待女童。2007年,爱泼斯坦被指控通过助理招募未成年女性到他的家中,以色情活动换取钱财。2008年,佛罗里达州检方与爱泼斯坦达成辩诉交易,爱泼斯坦签署认罪协议,获得豁免权,避免被起诉和终身监禁,仅以性侵罪名服刑13个月。

  上述4名女子,就是爱泼斯坦当年的助理,2008年,因爱泼斯坦获得豁免权,这些助理也获得佛罗里达州检察官豁免。

  不过,2019年8月29日,纽约地区检察官指出,纽约检方不受爱泼斯坦2008年认罪协议的约束,对爱泼斯坦案将继续追查。

  爱泼斯坦女助理大起底

  

  阿德里亚娜?罗斯。

  阿德里亚娜?罗斯原是一名模特,2002年,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爱泼斯坦的私家豪宅海湖庄园,她为爱泼斯坦招募性奴。

  

  莱斯利?格罗夫。

  莱斯利?格罗夫,曾经是爱泼斯坦前助理,非常受爱泼斯坦赞赏,爱泼斯坦夸她聪明能干,还帮她支付保姆费用。

  

  娜迪亚(左)。

  娜迪亚本人也是受害者,她在十几岁时被爱泼斯坦从南斯拉夫带到美国,后来又被迫为爱泼斯坦服务。如今的她是一名飞行员。

  

  萨拉?凯伦(右)。

  凯伦当年是爱泼斯坦助理,后来成为设计师,嫁给了一位赛车手(上图左边为其丈夫)。

  

  海利?罗布森。

  此外,还有第五位女性,名为海利?罗布森(Haley Robson)。她被指曾经为爱泼斯坦招募性奴。在2009年一场民事诉讼的证词中,罗布森说,每当爱泼斯坦飞抵佛罗里达,萨拉?凯伦就联系她安排女孩给爱泼斯坦按摩。不过,尽管佛罗里达州警方希望指控罗布森,但是她没有被起诉。

  

  爱泼斯坦。

  虽然爱泼斯坦已死于狱中,但受害者还在继续起诉,检察官也表示将追查到底。8月29日,纽约地区检察官没有披露对上述助理的具体调查细节,但已表示将不受以往豁免权约束,继续调查。

  编译/采写:南都记者 黄滢

  图片来源:daily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