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一个有为的青年应该追求什么?

  

  “只有精神文明,才能促进人们的使命感、责任感、奉献精神,才能建立一支铁的队伍。有理想、守纪律、有能力、健壮体魄,应是一代有为青年人的追求。”

  2017年,任正非在华为道德遵从委员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讲话中明确提出,华为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

  “幸福不会从天降,梦想不会自动成真”。

  任正非说,我们要有正确的价值观,为社会创造价值做出努力,人生才会感到无怨无悔。我们要有正确的精神追求,人的生命其实很短,要珍惜自己的宝贵青春。

  企业就是这样,一个好的企业领导人,不仅仅会带领队伍赢得胜利,更能够促使集体成员获得人生的成功,找到人生的意义。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这一点。人各有志,华为和任正非再怎么优秀,也有不喜欢他们的人。这就像头条创作者的那句话:“写我懂的,找懂我的”。人类那么多,我们能够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只能是一部分,是吧。

  在最近很火的纪录片《美国工厂》中,“玻璃大王”曹德旺曾谈及自己的人生态度:“人活着就是要干活,你说是不是?”

  我觉得是,华为提倡“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应该也是这样的价值观。

  所以,如果你的人生态度如果是混吃等死,以感官刺激和享受为目标,那真的没有必要看下去了。

  人之所以是万物之灵,就在于人的思想和精神。在整个宇宙面前,芦苇很脆弱,但那毕竟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

  

  “我们青年人朝气蓬勃、精神旺盛,要把有限的时间用在努力上,减少发牢骚、说怪话、闲聊的时间,争取有较大的进步,青春万岁,人生无悔。”

  任正非说,梦想不像土豆,种下去一定会有收获,但不播种、不努力一定不会有收获。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你或许已经遭遇过付出没有回报的事情,但这又能怎么样呢,抱怨和不平不会改变结果,我们能够改变现状的唯一办法就是继续努力播种,努力耕耘,然后等待收获。

  嗯,现在就是生孩子还不一定一次就成功,是吧?

  “古今中外所有做出成就的人,都是有精神的渴求,苏格拉底、贝多芬、爱迪生、曹雪芹、乔布斯、梵高、达利……都是由责任和意义驱动的人生。”

  任正非认为,物质激励的边际效用是递减的,使命和责任感牵引的动力是持久的,不断强化的。

  所以,组织持续发展的根本还是要“激发人性中积极进取的力量”。

  

  众所周知,华为最初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是靠丰厚的物质激励取得的,就是如今的华为董事陈黎芳也说过,她当年之所以想要加入华为,也是因为华为的收入确实打动人心。

  公司前三十年,以“获取分享制”为基础的物质文明,促进了精神文明,使绝大多数骨干脱离了贫困。

  可以说,物质的激励是华为达到如今高度的一个强大基础。

  但是,“在此基础上,我们不可能以不断增加物质满足的方式来牵引,因为做不到,钱从哪儿来?我们一方面仍坚持过去的分享制不动摇,另一方面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

  资源是会枯竭的,物质满足在过了某个节点后效用是逐渐递减的,唯有文化才能生生不息。

  因此任正非提出,“现在是用精神文明来牵引物质文明进一步发展的机会,建设一支有使命感、负责任、有能力、愿奉献的生力军,去为人类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

  不能让“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共同奋斗的文化逐渐地淡化。

  

  繁荣不是永恒的,但一个企业如果可以长期保持自我批判和坚持艰苦奋斗的作风,那么它为什么不能长久的生存下去呢?

  企业应该以此为目标,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