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道明:我混的根本就不是娱乐圈!



  2019-08-01 23:04:42 拾光MEMORY

  01

  他本是出身于书香门第,才华横溢,却说自己只是个戏子。

  他是以演技著称的成熟男人,身处热闹的娱乐圈却深居简出。

  他就是那个清高得只肯在戏里低头的男人--陈道明。

  中国演艺圈“国民男神”,老中青少,他起码能俘虏四代人,用《围城》里赵辛楣母亲的话来说:“看着你,我眼睛都舒服。”

  用宋丹丹的话来说:“你要是不爱上他,那一定是缺乏自信。”

  刘嘉玲说:“陈道明是一个非常博学多才的才子,他琴棋书画样样皆能,讲话非常有质感,非常幽默,跟他讲话也是一种非常好的享受。”

  

  即便是如今64岁的他,前段时间因满头白发登上热搜。

  网友的评论依然是:任凭岁月的长河如何奔流检验,他的帅气和风度依然半分不减。

  陈道明,他依然是一个“非常之人”。

  这位个性演员,也是中国影视圈最贵、最难请的男演员之一。陈道明从1990年代《围城》、《末代皇帝》成名以来,一直保持着很高的表演水准。

  他也一直有着最朴素的职业观:“我是文艺圈的,不是娱乐圈。”

  02

  1955年4月26日,陈道明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1971年,进入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学习舞台剧表演。

  16岁进入剧团的他,并没有一鸣惊人,多数时间都在舞台上跑跑龙套,他也没有太多出人头地的愿望,也觉得出名这事离自己比较遥远。

  这龙套,一跑就是七年。

  1978年进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进修班研习表演理论,结业后分配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任演员。

  

  1984年,《末代皇帝》剧组找到他,希望他出演爱新觉罗·溥仪。

  《末代皇帝》一拍就是整整4年。

  但这4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凭借这部电视剧他荣获了第七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第九届全国电视“飞天奖”优秀男主角奖。

  陈道明真的火了,成了众人皆知的演员。

  没多久,当他出门走在大街上,有人远远地冲他喊叫:“嘿!皇上!”

  年轻时的陈道明,眼神忧郁,一身傲气,确实天生一副青衫磊落孤芳自赏的书生形象。

  1990年,钱钟书的《围城》开拍,导演黄蜀芹第一个想到陈道明,“道明身上有种傲骨,不是明星耍大牌的那种骄傲,是知识分子的风骨,一种孤傲,一种不羁,一种玩世不恭。他的这种气质就是活脱脱的方鸿渐!”

  

  ▲ 1990年《围城》剧照 陈道明 饰方鸿渐

  于是,留着中分头,一身民国书生意气,恍如从书里走出来一般,连钱钟书都夸赞陈道明让他看见了一个活的方鸿渐。陈道明也因《围城》风靡大江南北,成为当年少女心中“最着迷的男人”。

  成名后陈道明也曾忘乎所以,但与钱钟书的交往就如一瓢冷水,令他猛然清醒。

  03

  陈道明回忆当年拜访钱钟书,“老人家里没有录像机、电视机、电话,唯一的电器是煎药的药锅子。整个家安静、宁和,除了药锅子偶尔'噗噗'几声,几乎听不见别的什么声音。药香、书香,这就是生活的一切,从容、真实。”

  与钱钟书交谈中,陈道明愈发觉得在学问面前,自己特别可怜。从此,他开始反思自我,反思演员这个职业,反思整个世界。他说:

  “在这个名利场里,我得到很多,但也失去很多。人类最大的灾难是个性扭曲,演员会使很多人个性扭曲,会虚伪、虚荣、不择手段。拍完《围城》,突然之间成名后,我浮躁过一段时间。和现在一些不知深浅的演员一样,以为天下就是他的,好像所有人都应该为他活着一样。”“孤芳自赏已经成为一种难能可贵的品格——因为要孤芳自赏,你就必须坚守自己的个性和原则。至少,它还是一种对自己负责的人生态度。”

  

  在杨澜的一次采访中,陈道明说:

  “我拍《末代皇帝》时,电视在全中国还是一个稀罕物呢,一个电视剧,烂得不能再烂的,也能把一个人全国共晓之。所以说,当时我得到的名气,完全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的。”

  陈道明开始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成功带着某种运气成分,如果再这样心浮气躁下去,会彻底成为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他给自己定下未来希望成为的样子:一个满腹经纶、却不炫耀的平凡人。

  那时的陈道明,迎来了第二次生命:

  “经过这段时间的检验之后,我知道,即便将来我什么也不是了,我依然可以生活得很快乐。”

  从浮躁时初尝名利的狂傲,到拜访钱老后深刻的自省。

  陈道明不止一次说过:“我无奈于这个世界,我可能没有能力去改变世界,哪怕很小的一个世界。我只能很努力地去做到世界无奈于我,尽量不被世界的事物所左右。”

  04

  戏里张弛有度,戏外低调神秘。演得了帝王,装得了流氓,一颦一笑,恰如其分,一举一动,儒雅从容。

  冯小刚导演曾评价他:一个清高得只肯在戏里低头的人。

  1994年,冯小刚拍《一地鸡毛》,主角小林是个处处讨好他人,左右逢源的小职员,他担心向来宁可吃亏也绝不低头的陈道明,演不了被磨平棱角的市井小人物。

  演《一地鸡毛》里的小职员小林,需要左右逢迎,处处讨好别人,冯小刚起初担心这个“皇帝”怎么放下架子。

  陈道明主动说:“这次我听你的,该怎么要求你就说。我喜欢小林这个人物,一切不在话下。”

  冯小刚一听有戏:“只要你不端着,一切包在我身上。”

  

  ▲ 1994年《一地鸡毛》剧照 陈道明 饰小林

  拍摄时,陈道明果然完全变了一个人。

  殷勤、周到、善解人意,任何事都有商有量,收工了还帮助收拾东西,一个活脱脱低眉顺目的小职员,令全剧组人刮目相看。

  戏拍完了,连过渡都没有,唰地一下,他就离开了“小林”。那个高冷的陈道明又回来了,冯小刚打趣道:“你可变得真快,原来都是装的。”

  陈道明淡淡一笑:“演员就是我的一个职业,我就是一个戏子。”

  演员都不愿意被称作“戏子”,陈道明却公然以“戏子”自居,他说:

  “戏子太容易蜕变。戏子之所以被人看不起,就因为这是一种机会主义的职业。当他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便低眉垂眼,四处求人;一旦红了,立刻不知道天高地厚。张狂、轻浮是中国演艺界的一大恶习,一种非常幼稚小儿科的思想水准。”

  正是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身份,方能看破这一身份,跳脱于外。

  05

  《楚汉传奇》导演高希希透露,陈道明在片场从不坐工作椅,他也从不觉得自己在片场有坐下的机会。

  站着,才能保持亢奋,演好戏。实在站累了,他索性就席地而坐。哪里有台阶,哪里有箱子,他就坐哪里,“我的屁股没那么金贵”。

  “这并不说明我就有多么伟大,我也不是非逼着人家不要坐椅子……这只是我的工作习惯。”讲完了自己的工作原则,他还要一再解释,这并非是挤兑别的演员。

  

  为了融入角色,他不脱戏服。在《归来》的整个拍摄期,他也一直穿着陆焉识的破棉袄。下了戏也不脱,回酒店时常常引来侧目。

  

  拍戏时的陈道明,专注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每一个角色,他会花很多时间研究,为了演好康熙,他翻烂了《清史稿》。《建国大业》里只有一分钟的镜头,他却为此看完了人物的所有背景。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在陈道明看来这是基本的职业道德。

  他说:“工作中,不要怪我太认真,太较真。”

  他说:“你要尊重这个行业,这个行业才能尊重你”

  

  无间道

  他永远看片论酬,不喜欢的片子给再多钱他也不接,而如果看中某个角色,自降片酬甚至零片酬出演也时有发生。

  有两类剧陈道明坚决不拍:抗日神剧和伪历史剧。“牵扯到一个正确的历史观问题。文化特别重要,每个人如果都有一种情怀的话,对国家、对亲人、对族人的良性的情感,不愁出好片子。”

  

  或许你觉得陈道明是个特立独行的“怪人”,人人费尽心机争名夺利,他却远离热闹,身居边缘。

  在资深媒体人何东眼中,陈道明是国内顶级男演员中一个大异数,如果仅用“另类”形容,都委屈了他那一身特色和毛病。

  

  “无论演戏还是处事,他永远内心纠葛无数,脸上却常常一派理智与冰冷。偶尔,你也能从他的眼神和嘴角边,读出很大的调皮、很大的耍坏。”

  “我无奈于这个世界,但我争取做到这个世界也无奈于我。”这是一种多么顽强的对抗。

  06

  娱乐圈功成名就后的男人,面对奢靡的浮光掠影灯红酒绿,多少人曾把持不住,绯闻不断,实锤不断。

  但无论路过多少盘丝洞,经历过多少小妖精的诱惑,陈道明的眼中,仍然只有妻子杜宪一人。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个男人的风骨越发清朗。

  

  他把生活过得诗情画意,却又热气腾腾,他尽着父亲和丈夫的本分,从未有过绯闻。

  之前外国某机构做了一个各国女性眼中最完美男人的调查,陈道明是中国唯一榜上有名的男人。

  几年前妻子退休了,喜欢上绣十字绣。有时夫妻俩同坐窗下,一个绣花草,一个裁皮包,窗外落叶无声,屋内时光静好,很有一种让人心动的美感。

  这就是幸福的极致吧,两个人,是彼此的初恋,走过风吹雨打,一走就是一辈子。如此完美的“戏子”,在娱乐圈简直是一股清流。连妻子杜宪都深情地说:“嫁人当如陈道明”。

  

  文艺评论家殷谦评价陈道明:

  “他很爱自己的家庭,深爱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始终坚持着这种清微淡远的生活习惯......''“陈道明是一个既传统又保守的演员,无论从人品还是艺德上来看陈道明都是非常优秀。人们很少在各种综艺节目中见到陈道明,他总是很低调,不喜欢“显摆”,更是不大和圈里的人来往,并不是他孤傲不群,而却是他的一种平和自然的生活方式。”

  如此戏子,演得了帝王,装得了流氓。

  如此戏子,戏里张弛有度,戏外低调神秘。

  如此戏子,他混的根本就不是娱乐圈。

  *我是作者拾光君,感谢关注和支持的你。

  01

  他本是出身于书香门第,才华横溢,却说自己只是个戏子。

  他是以演技著称的成熟男人,身处热闹的娱乐圈却深居简出。

  他就是那个清高得只肯在戏里低头的男人--陈道明。

  中国演艺圈“国民男神”,老中青少,他起码能俘虏四代人,用《围城》里赵辛楣母亲的话来说:“看着你,我眼睛都舒服。”

  用宋丹丹的话来说:“你要是不爱上他,那一定是缺乏自信。”

  刘嘉玲说:“陈道明是一个非常博学多才的才子,他琴棋书画样样皆能,讲话非常有质感,非常幽默,跟他讲话也是一种非常好的享受。”

  

  即便是如今64岁的他,前段时间因满头白发登上热搜。

  网友的评论依然是:任凭岁月的长河如何奔流检验,他的帅气和风度依然半分不减。

  陈道明,他依然是一个“非常之人”。

  这位个性演员,也是中国影视圈最贵、最难请的男演员之一。陈道明从1990年代《围城》、《末代皇帝》成名以来,一直保持着很高的表演水准。

  他也一直有着最朴素的职业观:“我是文艺圈的,不是娱乐圈。”

  02

  1955年4月26日,陈道明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1971年,进入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学习舞台剧表演。

  16岁进入剧团的他,并没有一鸣惊人,多数时间都在舞台上跑跑龙套,他也没有太多出人头地的愿望,也觉得出名这事离自己比较遥远。

  这龙套,一跑就是七年。

  1978年进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进修班研习表演理论,结业后分配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任演员。

  

  1984年,《末代皇帝》剧组找到他,希望他出演爱新觉罗·溥仪。

  《末代皇帝》一拍就是整整4年。

  但这4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凭借这部电视剧他荣获了第七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第九届全国电视“飞天奖”优秀男主角奖。

  陈道明真的火了,成了众人皆知的演员。

  没多久,当他出门走在大街上,有人远远地冲他喊叫:“嘿!皇上!”

  年轻时的陈道明,眼神忧郁,一身傲气,确实天生一副青衫磊落孤芳自赏的书生形象。

  1990年,钱钟书的《围城》开拍,导演黄蜀芹第一个想到陈道明,“道明身上有种傲骨,不是明星耍大牌的那种骄傲,是知识分子的风骨,一种孤傲,一种不羁,一种玩世不恭。他的这种气质就是活脱脱的方鸿渐!”

  

  ▲ 1990年《围城》剧照 陈道明 饰方鸿渐

  于是,留着中分头,一身民国书生意气,恍如从书里走出来一般,连钱钟书都夸赞陈道明让他看见了一个活的方鸿渐。陈道明也因《围城》风靡大江南北,成为当年少女心中“最着迷的男人”。

  成名后陈道明也曾忘乎所以,但与钱钟书的交往就如一瓢冷水,令他猛然清醒。

  03

  陈道明回忆当年拜访钱钟书,“老人家里没有录像机、电视机、电话,唯一的电器是煎药的药锅子。整个家安静、宁和,除了药锅子偶尔'噗噗'几声,几乎听不见别的什么声音。药香、书香,这就是生活的一切,从容、真实。”

  与钱钟书交谈中,陈道明愈发觉得在学问面前,自己特别可怜。从此,他开始反思自我,反思演员这个职业,反思整个世界。他说:

  “在这个名利场里,我得到很多,但也失去很多。人类最大的灾难是个性扭曲,演员会使很多人个性扭曲,会虚伪、虚荣、不择手段。拍完《围城》,突然之间成名后,我浮躁过一段时间。和现在一些不知深浅的演员一样,以为天下就是他的,好像所有人都应该为他活着一样。”“孤芳自赏已经成为一种难能可贵的品格——因为要孤芳自赏,你就必须坚守自己的个性和原则。至少,它还是一种对自己负责的人生态度。”

  

  在杨澜的一次采访中,陈道明说:

  “我拍《末代皇帝》时,电视在全中国还是一个稀罕物呢,一个电视剧,烂得不能再烂的,也能把一个人全国共晓之。所以说,当时我得到的名气,完全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的。”

  陈道明开始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成功带着某种运气成分,如果再这样心浮气躁下去,会彻底成为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他给自己定下未来希望成为的样子:一个满腹经纶、却不炫耀的平凡人。

  那时的陈道明,迎来了第二次生命:

  “经过这段时间的检验之后,我知道,即便将来我什么也不是了,我依然可以生活得很快乐。”

  从浮躁时初尝名利的狂傲,到拜访钱老后深刻的自省。

  陈道明不止一次说过:“我无奈于这个世界,我可能没有能力去改变世界,哪怕很小的一个世界。我只能很努力地去做到世界无奈于我,尽量不被世界的事物所左右。”

  04

  戏里张弛有度,戏外低调神秘。演得了帝王,装得了流氓,一颦一笑,恰如其分,一举一动,儒雅从容。

  冯小刚导演曾评价他:一个清高得只肯在戏里低头的人。

  1994年,冯小刚拍《一地鸡毛》,主角小林是个处处讨好他人,左右逢源的小职员,他担心向来宁可吃亏也绝不低头的陈道明,演不了被磨平棱角的市井小人物。

  演《一地鸡毛》里的小职员小林,需要左右逢迎,处处讨好别人,冯小刚起初担心这个“皇帝”怎么放下架子。

  陈道明主动说:“这次我听你的,该怎么要求你就说。我喜欢小林这个人物,一切不在话下。”

  冯小刚一听有戏:“只要你不端着,一切包在我身上。”

  

  ▲ 1994年《一地鸡毛》剧照 陈道明 饰小林

  拍摄时,陈道明果然完全变了一个人。

  殷勤、周到、善解人意,任何事都有商有量,收工了还帮助收拾东西,一个活脱脱低眉顺目的小职员,令全剧组人刮目相看。

  戏拍完了,连过渡都没有,唰地一下,他就离开了“小林”。那个高冷的陈道明又回来了,冯小刚打趣道:“你可变得真快,原来都是装的。”

  陈道明淡淡一笑:“演员就是我的一个职业,我就是一个戏子。”

  演员都不愿意被称作“戏子”,陈道明却公然以“戏子”自居,他说:

  “戏子太容易蜕变。戏子之所以被人看不起,就因为这是一种机会主义的职业。当他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便低眉垂眼,四处求人;一旦红了,立刻不知道天高地厚。张狂、轻浮是中国演艺界的一大恶习,一种非常幼稚小儿科的思想水准。”

  正是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身份,方能看破这一身份,跳脱于外。

  05

  《楚汉传奇》导演高希希透露,陈道明在片场从不坐工作椅,他也从不觉得自己在片场有坐下的机会。

  站着,才能保持亢奋,演好戏。实在站累了,他索性就席地而坐。哪里有台阶,哪里有箱子,他就坐哪里,“我的屁股没那么金贵”。

  “这并不说明我就有多么伟大,我也不是非逼着人家不要坐椅子……这只是我的工作习惯。”讲完了自己的工作原则,他还要一再解释,这并非是挤兑别的演员。

  

  为了融入角色,他不脱戏服。在《归来》的整个拍摄期,他也一直穿着陆焉识的破棉袄。下了戏也不脱,回酒店时常常引来侧目。

  

  拍戏时的陈道明,专注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每一个角色,他会花很多时间研究,为了演好康熙,他翻烂了《清史稿》。《建国大业》里只有一分钟的镜头,他却为此看完了人物的所有背景。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在陈道明看来这是基本的职业道德。

  他说:“工作中,不要怪我太认真,太较真。”

  他说:“你要尊重这个行业,这个行业才能尊重你”

  

  无间道

  他永远看片论酬,不喜欢的片子给再多钱他也不接,而如果看中某个角色,自降片酬甚至零片酬出演也时有发生。

  有两类剧陈道明坚决不拍:抗日神剧和伪历史剧。“牵扯到一个正确的历史观问题。文化特别重要,每个人如果都有一种情怀的话,对国家、对亲人、对族人的良性的情感,不愁出好片子。”

  

  或许你觉得陈道明是个特立独行的“怪人”,人人费尽心机争名夺利,他却远离热闹,身居边缘。

  在资深媒体人何东眼中,陈道明是国内顶级男演员中一个大异数,如果仅用“另类”形容,都委屈了他那一身特色和毛病。

  

  “无论演戏还是处事,他永远内心纠葛无数,脸上却常常一派理智与冰冷。偶尔,你也能从他的眼神和嘴角边,读出很大的调皮、很大的耍坏。”

  “我无奈于这个世界,但我争取做到这个世界也无奈于我。”这是一种多么顽强的对抗。

  06

  娱乐圈功成名就后的男人,面对奢靡的浮光掠影灯红酒绿,多少人曾把持不住,绯闻不断,实锤不断。

  但无论路过多少盘丝洞,经历过多少小妖精的诱惑,陈道明的眼中,仍然只有妻子杜宪一人。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个男人的风骨越发清朗。

  

  他把生活过得诗情画意,却又热气腾腾,他尽着父亲和丈夫的本分,从未有过绯闻。

  之前外国某机构做了一个各国女性眼中最完美男人的调查,陈道明是中国唯一榜上有名的男人。

  几年前妻子退休了,喜欢上绣十字绣。有时夫妻俩同坐窗下,一个绣花草,一个裁皮包,窗外落叶无声,屋内时光静好,很有一种让人心动的美感。

  这就是幸福的极致吧,两个人,是彼此的初恋,走过风吹雨打,一走就是一辈子。如此完美的“戏子”,在娱乐圈简直是一股清流。连妻子杜宪都深情地说:“嫁人当如陈道明”。

  

  文艺评论家殷谦评价陈道明:

  “他很爱自己的家庭,深爱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始终坚持着这种清微淡远的生活习惯......''“陈道明是一个既传统又保守的演员,无论从人品还是艺德上来看陈道明都是非常优秀。人们很少在各种综艺节目中见到陈道明,他总是很低调,不喜欢“显摆”,更是不大和圈里的人来往,并不是他孤傲不群,而却是他的一种平和自然的生活方式。”

  如此戏子,演得了帝王,装得了流氓。

  如此戏子,戏里张弛有度,戏外低调神秘。

  如此戏子,他混的根本就不是娱乐圈。

  *我是作者拾光君,感谢关注和支持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