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最牛的军事家,不是徐达常遇春,而是这位仁兄(腹黑版)



  2019-07-31 12:45:40 历史小爆炸

  要说明朝最能打、行军最迅速、杀人最多的军事家,不是徐达常遇春蓝玉,也不是于谦戚继光李如松,更不是明末那几位如流星般划过的将才,而是今天要聊的这位仁兄,他是明朝最被低估的人,这位明朝军神的名字叫李景隆。

  大家先别着急骂街,坐稳了听腹黑君慢慢道来。

  首先,朱棣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以藩王之姿击败大一统王朝中央军队成功夺取皇位的人,这种空前绝后的事件,任何参与者都是传奇,光凭这一点,李景隆作为那场战争中最耀眼的男人,就足以打消一切质疑。

  燕王朱棣起兵时仅北平一地,劳师远征,战局低迷,南军五十万进攻朱棣老巢,而北平只有几万守军。最危险的时候,南军将领翟能几次攻破北平城墙,是李景隆将其一一打退,将南军死死钉在城下,终于等来朱棣援军。但这时南军仍有数十万精锐,胜负难料,又是李景隆,如古三国魏将夏侯渊附体,横冲直撞迅如疾电,把南军冲的稀巴烂,五十万大军全军覆没。

  但一次胜利并不意味着战局扭转,南军名将盛庸异军突起,将朱棣拦在了山东,双方继续胶着,南军不久又集结六十万大军进攻朱棣军,在白沟河与朱棣十万军血战。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李景隆挺身而出,来如天坠去如闪逝,南军六十万大军又报销在李景隆手中。

  至此,南军一百一十万精锐全部覆灭,李景隆以一己之力逆天而行,震惊华夏,此时已经有军神之名了。但和千年前那个插标卖首,水淹魏军就自以为天下无敌的关老二不同,李景隆作为真正的军神,是有始有终的。当是时,明中央朝廷虽然元气大伤,但毕竟是正统,辖地广袤人口众多,战争潜力依然远超燕王军,尤其是盛庸,对燕王军而言就如鲠在喉般。不搞定盛庸,明朝廷就基本立于不败之地。

  针对这种情况,朱棣果断避开盛庸,不玩持久战,而选择毕其功于一役,千里长途奔袭,直接攻克南京斩首行动,这样中央就自然溃败了。

  这个想法不得不说非常有魄力,非常大胆,大胆到几乎不可能完成。因为虽然当时南军主力军队大多在山东一线和朱棣对峙,但并不意味着南京城就那么好下。南京作为明朝的都城,是太祖皇帝亲自挑选的龙兴之地,易守难攻,朱棣的军队虽然能成功绕开盛庸,但到了南京城下,如果不能快速破城,盛庸会立刻反应过来反扑,到时候朱棣别说斩朱允炆的首了,他自己怕是才要献上大好头颅。

  所以这个计划就是一场豪赌,而且还是输面极大的那种,一般来说,最后就是雷声大雨点小,虎头蛇尾,燕王军被盛庸包饺子。

  可是朱棣的军队里,有不世出的军神李景隆,所以这个计划的性质就变了:不是赌博,而是一道按部就班的程序。

  当朱棣的军队成功抵达南京时,让全国,不,是全球人民都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李景隆兵不血刃的就拿下了南京城门,朱棣大军蜂拥而入,朱允炆烧掉皇宫,不知所踪,建文时代结束,永乐时代到来。

  和那些身经百战的传奇名将不同,真正的军神,只要短短几次战役,就能把问题一劳永逸的解决。李景隆做到了,他无愧于军神之称——至少在整个明朝,他当得起这个称呼。

  李文忠有子如此,地下有知,当含笑九泉了。

  朱棣不愧是朱元璋的儿子,在对待功臣的事情上显得非常无情无义。李景隆在靖难之役结束后,一度风光无限,因功被封为奉天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朝廷有大事,以他为首主议。但是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李景隆很快就面临了来自君权的灾祸。因为功劳太大,不仅震主,而且引来其他大臣的嫉妒,在短短的一年后,就被大臣弹劾图谋不轨,朱棣借机将其软禁,在永乐末年去世。一代军神,在三次惊天动地的会战后,就以这样的姿态退出历史舞台。

  事实上,以李景隆军神之能,如果真要图谋不轨,朱棣能有机会控制住他吗?靖难功臣中,只有李景隆对朱棣最为忠心。判断一个人的忠诚,不仅仅要看他的态度,还要看他的行为。他帮助朱棣完成空前绝后的伟业,就冲这点,他就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军神的黯然离场,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还是整个国家的悲剧。

  要说明朝最能打、行军最迅速、杀人最多的军事家,不是徐达常遇春蓝玉,也不是于谦戚继光李如松,更不是明末那几位如流星般划过的将才,而是今天要聊的这位仁兄,他是明朝最被低估的人,这位明朝军神的名字叫李景隆。

  大家先别着急骂街,坐稳了听腹黑君慢慢道来。

  首先,朱棣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以藩王之姿击败大一统王朝中央军队成功夺取皇位的人,这种空前绝后的事件,任何参与者都是传奇,光凭这一点,李景隆作为那场战争中最耀眼的男人,就足以打消一切质疑。

  燕王朱棣起兵时仅北平一地,劳师远征,战局低迷,南军五十万进攻朱棣老巢,而北平只有几万守军。最危险的时候,南军将领翟能几次攻破北平城墙,是李景隆将其一一打退,将南军死死钉在城下,终于等来朱棣援军。但这时南军仍有数十万精锐,胜负难料,又是李景隆,如古三国魏将夏侯渊附体,横冲直撞迅如疾电,把南军冲的稀巴烂,五十万大军全军覆没。

  但一次胜利并不意味着战局扭转,南军名将盛庸异军突起,将朱棣拦在了山东,双方继续胶着,南军不久又集结六十万大军进攻朱棣军,在白沟河与朱棣十万军血战。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李景隆挺身而出,来如天坠去如闪逝,南军六十万大军又报销在李景隆手中。

  至此,南军一百一十万精锐全部覆灭,李景隆以一己之力逆天而行,震惊华夏,此时已经有军神之名了。但和千年前那个插标卖首,水淹魏军就自以为天下无敌的关老二不同,李景隆作为真正的军神,是有始有终的。当是时,明中央朝廷虽然元气大伤,但毕竟是正统,辖地广袤人口众多,战争潜力依然远超燕王军,尤其是盛庸,对燕王军而言就如鲠在喉般。不搞定盛庸,明朝廷就基本立于不败之地。

  针对这种情况,朱棣果断避开盛庸,不玩持久战,而选择毕其功于一役,千里长途奔袭,直接攻克南京斩首行动,这样中央就自然溃败了。

  这个想法不得不说非常有魄力,非常大胆,大胆到几乎不可能完成。因为虽然当时南军主力军队大多在山东一线和朱棣对峙,但并不意味着南京城就那么好下。南京作为明朝的都城,是太祖皇帝亲自挑选的龙兴之地,易守难攻,朱棣的军队虽然能成功绕开盛庸,但到了南京城下,如果不能快速破城,盛庸会立刻反应过来反扑,到时候朱棣别说斩朱允炆的首了,他自己怕是才要献上大好头颅。

  所以这个计划就是一场豪赌,而且还是输面极大的那种,一般来说,最后就是雷声大雨点小,虎头蛇尾,燕王军被盛庸包饺子。

  可是朱棣的军队里,有不世出的军神李景隆,所以这个计划的性质就变了:不是赌博,而是一道按部就班的程序。

  当朱棣的军队成功抵达南京时,让全国,不,是全球人民都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李景隆兵不血刃的就拿下了南京城门,朱棣大军蜂拥而入,朱允炆烧掉皇宫,不知所踪,建文时代结束,永乐时代到来。

  和那些身经百战的传奇名将不同,真正的军神,只要短短几次战役,就能把问题一劳永逸的解决。李景隆做到了,他无愧于军神之称——至少在整个明朝,他当得起这个称呼。

  李文忠有子如此,地下有知,当含笑九泉了。

  朱棣不愧是朱元璋的儿子,在对待功臣的事情上显得非常无情无义。李景隆在靖难之役结束后,一度风光无限,因功被封为奉天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朝廷有大事,以他为首主议。但是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李景隆很快就面临了来自君权的灾祸。因为功劳太大,不仅震主,而且引来其他大臣的嫉妒,在短短的一年后,就被大臣弹劾图谋不轨,朱棣借机将其软禁,在永乐末年去世。一代军神,在三次惊天动地的会战后,就以这样的姿态退出历史舞台。

  事实上,以李景隆军神之能,如果真要图谋不轨,朱棣能有机会控制住他吗?靖难功臣中,只有李景隆对朱棣最为忠心。判断一个人的忠诚,不仅仅要看他的态度,还要看他的行为。他帮助朱棣完成空前绝后的伟业,就冲这点,他就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军神的黯然离场,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还是整个国家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