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平闲侃水浒之:项充和李衮的蛮牌组合

   国平军史

铁标枪;另外一个叫李衮,绰号飞天大圣,也使一面盾牌,牌上插标枪24根,手中使一口宝剑。

  这三人结为兄弟,占据芒砀山,打家劫舍,三个商量了,要来吞并俺梁山泊大寨,得此消息,朱贵不得不前来报信。

  

  宋江听罢大怒,便要亲自下山走一遭,九纹龙史进主动请求引本部人马,前去收捕这伙强人,宋江同意;于是,史进带了少华山的人马,与朱武、陈达、杨春,都披挂了,把船渡过金沙滩,上路径奔芒砀山来。

  三军人马来到山下,史进全身披挂,骑一匹火炭赤马,当先出阵,手中横着三尖两刃刀,背后朱武、陈达和杨春三个头领,不多时,只见芒砀山上飞下一彪人马来,正是项充和李衮,当下两个步行下山,见了对阵史进、朱武、陈达、杨春四骑马在阵上,并不打话,小喽罗敲起锣来,两人舞动盾牌,齐向上直滚入阵来。

  

  史进等拦挡不住,后军先走,史进前军抵敌,朱武等中军呐喊,乱窜起来,正所谓人住马不住,杀得退走三四十里。史进险些中了飞刀,杨春战马吃了一飞刀,只得弃了马,逃命走了,竟然折损了一半军马。

  随即,宋江、吴用、公孙胜等带领三千人马来到,樊瑞率三千余人下山,命项充、李衮二人率五百滚刀手杀入阵中,自己在阵外作妖法协助,却被公孙胜的五雷天心正法压制住了。

  项充、李衮带了五百滚刀手杀将过来,公孙胜摆下八阵图作起法来,只见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四边不见一个军马,两人心慌起来,只要夺路回阵,却一起跌下坑去,被军士活捉了。

  

  宋江忙叫解了绳索,亲自把盏,恳请两人同归山寨,项充、李衮回到芒砀山,盛赞宋江义气,劝老大樊瑞降了梁山泊,樊瑞欣然同意,还拜了公孙胜为师,卷了山寨钱粮,驮了行李,收聚人马,烧毁了寨栅,跟宋江等人班师梁山泊。

  攻打曾头市时,中了药箭,晁盖死了,宋江被林冲等头领推荐坐了山寨第一把交椅,改聚义厅为忠义堂,请众兄弟分做六寨驻扎,山前第三关,令项充、李衮守把。

  智取大名府时,第八队,步军头领樊瑞,将引项充、李衮,各自取路,正月十五日二更为期,都要到北京城下。

  

  攻打曾头市,合后步军头领李逵、樊瑞、项充、李衮,引马步军兵五千;随即,时迁、李逵、樊瑞、项充、李衮五人,作为人质前去为信,后从法华寺内一齐发作,杀将出来,与梁山大军里应外合,破了曾头市。

  东昌府下,樊瑞引项充、李衮,舞牌去迎战张清,不期被张清副将丁得孙从肋窝里飞出标叉,正中项充,因此又输了一阵。

好汉,职务为步军将校一十七员,排在第三位置。

好汉,职务为步军将校一十七员,排在第四位置。

  

  两赢童贯时,项充与李逵、樊瑞、李衮一同率领五百步军,充当先头部队,在山坡下一字儿摆开,两边盾牌齐齐扎住;后参与十面埋伏阵,随李逵、鲍旭伏击官军,项充、李衮各舞蛮牌遮护,却似一团火块,从地皮上滚将过来,杀得官军四分五落而走。

  征辽国,檀州之战,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将带滚牌军一千余人,直去城下,施放号炮,直杀入城。

  青石峪,李逵手抡板斧,一路砍杀辽兵,背后便是樊瑞、鲍旭,引着牌手项充、李衮,并众多蛮牌,直杀入辽兵队里。

  破太乙混天象阵时,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五将,遣送二十四部雷车至中军,将引五百牌手,悍勇军兵,推入辽军阵内。

  

  征田虎时,陵川之战,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等十数个头领,飞也似抢夺吊桥来,北兵怎挡得这样凶猛,夺了城门,杀散军士。

  征王庆时,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等将领,从粮船内抢出来,并千余步兵,一齐发作,奔抢上岸,砍杀贼人。

  项充、李衮、武松、李逵、鲁智深等十四个头领,率领五千勇捷步兵,从山后小路杀上纪山,夺取纪山山寨。

  南丰之战,鲁智深、武松、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等头领,引着一千步卒,抡动禅掌、戒刀、板斧、朴刀、丧门剑、飞刀、标枪团牌等杀死李雄、毕先,如割瓜切菜般直杀入来。

  

  参与围堵王庆时,项充、李衮等将淮西军杀得四分五裂,七断八续,雨零星散,乱窜奔逃。

  征方腊时,项充、李衮随李俊、穆弘到润州作内应,协助宋军攻破润州,项充与李衮合擒润州守将和潼。

  常州之战,鲍旭见李逵杀过对阵,急呼项充、李衮舞起蛮牌,便去策应;项充、李衮把牌迎住张近仁从马上搠下来的枪,李逵斧砍高可立马脚,一斧砍下高可立人头来,杀得一千马步军,退入城去,直杀到吊桥边,杀了三四百人,诸将舰李逵等杀了这一阵,都不敢出战,胆颤心寒。

  苏州城内,李逵、鲍旭、项充、李衮,在城里横冲直撞,追杀南兵。

  

  杭州城外,南山吴值也引着四将,迎着宋兵追来,定香桥边,正撞着李逵、鲍旭、项充、李衮,引五百步队军杀到,项充、李衮手舞蛮牌,飞刀出鞘,早剁倒元兴,李逵斧劈赵毅,鲍旭刀砍苏泾,军兵大半杀下湖去,都被淹死。

  项充、李衮、李逵追赶郑彪,李衮一跤跌翻在溪涧里,被南军乱箭射死。

  项充急钻下岸来,又被绳索绊翻,却待要挣扎,众军乱上,剁做肉泥。

  平定江南以后,作为阵亡的偏将,项充和李衮,都被朝廷封为义节郎。

  

  芒砀山,樊瑞、项充、李衮,这三个人的绰号,差不多是水泊梁山中最吊炸天的,一眼看过去,全都是不好惹的人物;其行为也是吊炸天的,三个好汉,三千人马,就要来吞并梁山泊大寨;急得在山下开东山酒店,实际上是情报站的梁山泊情报界的元老朱贵都不得不上山将情报赶紧向宋江汇报。

腿。

  

  上了梁山泊,先期是李逵、鲍旭、樊瑞、项充、李衮等五人经常一块参与作战,五人都是步将,但作战能力似乎不在马军之下;随着公孙胜的离去,师承公孙胜的樊瑞,就脱离了五人战斗小组,真正组成了梁山泊以李逵、鲍旭这两个天生只为杀人为生为主,项充、李衮为辅的“杀人四人组合”。

  自征战开始,作为梁山军团最具攻击力、杀伤力的团队,就大放异彩,冲锋陷阵,攻城拔寨,杀敌将及步卒不计其数。

  也可称为“莽撞四人组”,杀伤力极大,这个组合很有意思,李逵、鲍旭是以狂暴输出,项充李衮则是各自护卫侧翼,竟然相当科学,进可攻,退可守。

  

  冲阵时,李逵居前,鲍旭断后,项充和李衮侧翼掩护,分工极为明确,虐菜能手李逵充当箭头,手持两把板斧,冲杀在最前面,见人砍人,见马砍腿,所向披靡,被其撞上的骑兵下场几乎都很惨。

  项充、李衮,手持超级团牌,左右防御,一个有二十四把飞刀,另一个则有二十四把标枪,能进行远距离攻击,掩护李逵突击。

  鲍旭,作为副手,手持一柄丧门剑,负责补刀,一剑过去,先把对方的藤牌手砸趴下,李逵板斧杀到,特攻队杀开一个缺口,就人挡杀人,鬼挡杀鬼了。

  

  那李逵是个火爆脾气,一言不合就砍人,砍得性起,就收不住手,所以整个组合的战斗,就以李逵为中心,鲍旭、项冲、李衮都要顺着他、护卫他,其进攻和防御,可谓滴水不漏,显示了强大的杀伤力。

  这个“莽撞四人组”的战斗力,在梁山泊后期步军可谓最强,最出彩的表现是在平定江南时,常州城下,四人杀退一千兵马,杀死对方两个主将,外加四百名步兵,诸将见李逵等杀了这一阵,众人都胆颤心寒,不敢出战;所以四为步军头领的战绩绝不亚于马军将领,成了江湖上赫赫有名、人见人怕的杀人组合。

  黑旋风李逵、丧门神鲍旭,是两个专为杀人而生的恶汉,一个提着一双板斧,另一个拿着一把宽口剑,似一阵风冲过来,还带着两个带盾有暗器的护卫项充、李衮,对对手的心理震撼太大了。

  

  杭州之战时,鲍旭因不满宋江重马军轻步军的行为,想要捉拿石宝以涨步军威风,不等宋江将令便冲进杭州城内,结果却被躲在城门处的石宝一刀砍成两段,遂宣告了梁山泊最具攻击力的四人杀人团队破产,可谓损失极大。

  最终,项充、李衮都中了埋伏,前者被南军乱箭射死,后者则被乱军剁做肉泥,梁山泊冲阵威力最为强悍的步军“杀人四人组合”遂宣告瓦解,就此烟消云散,只剩下黑旋风李逵一人耳。

  项充和李衮,尽管组合在一起时,杀伤力极为可怕,以史进为首的少华山四个马军头领都领教过他们的厉害,但上了在梁山泊都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人物,大聚义时,也没排得什么好位置,职务仅为步军将校。

  但当项充、李衮和李逵、鲍旭组合在一起成为作战小组时,就发生了很奇怪的反应,彼此配合默契,顿时威力暴增,不但战斗力飙升,且取得了傲人的战绩,其战绩远在步军其他将校之上。

铁标枪;另外一个叫李衮,绰号飞天大圣,也使一面盾牌,牌上插标枪24根,手中使一口宝剑。

  这三人结为兄弟,占据芒砀山,打家劫舍,三个商量了,要来吞并俺梁山泊大寨,得此消息,朱贵不得不前来报信。

  

  宋江听罢大怒,便要亲自下山走一遭,九纹龙史进主动请求引本部人马,前去收捕这伙强人,宋江同意;于是,史进带了少华山的人马,与朱武、陈达、杨春,都披挂了,把船渡过金沙滩,上路径奔芒砀山来。

  三军人马来到山下,史进全身披挂,骑一匹火炭赤马,当先出阵,手中横着三尖两刃刀,背后朱武、陈达和杨春三个头领,不多时,只见芒砀山上飞下一彪人马来,正是项充和李衮,当下两个步行下山,见了对阵史进、朱武、陈达、杨春四骑马在阵上,并不打话,小喽罗敲起锣来,两人舞动盾牌,齐向上直滚入阵来。

  

  史进等拦挡不住,后军先走,史进前军抵敌,朱武等中军呐喊,乱窜起来,正所谓人住马不住,杀得退走三四十里。史进险些中了飞刀,杨春战马吃了一飞刀,只得弃了马,逃命走了,竟然折损了一半军马。

  随即,宋江、吴用、公孙胜等带领三千人马来到,樊瑞率三千余人下山,命项充、李衮二人率五百滚刀手杀入阵中,自己在阵外作妖法协助,却被公孙胜的五雷天心正法压制住了。

  项充、李衮带了五百滚刀手杀将过来,公孙胜摆下八阵图作起法来,只见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四边不见一个军马,两人心慌起来,只要夺路回阵,却一起跌下坑去,被军士活捉了。

  

  宋江忙叫解了绳索,亲自把盏,恳请两人同归山寨,项充、李衮回到芒砀山,盛赞宋江义气,劝老大樊瑞降了梁山泊,樊瑞欣然同意,还拜了公孙胜为师,卷了山寨钱粮,驮了行李,收聚人马,烧毁了寨栅,跟宋江等人班师梁山泊。

  攻打曾头市时,中了药箭,晁盖死了,宋江被林冲等头领推荐坐了山寨第一把交椅,改聚义厅为忠义堂,请众兄弟分做六寨驻扎,山前第三关,令项充、李衮守把。

  智取大名府时,第八队,步军头领樊瑞,将引项充、李衮,各自取路,正月十五日二更为期,都要到北京城下。

  

  攻打曾头市,合后步军头领李逵、樊瑞、项充、李衮,引马步军兵五千;随即,时迁、李逵、樊瑞、项充、李衮五人,作为人质前去为信,后从法华寺内一齐发作,杀将出来,与梁山大军里应外合,破了曾头市。

  东昌府下,樊瑞引项充、李衮,舞牌去迎战张清,不期被张清副将丁得孙从肋窝里飞出标叉,正中项充,因此又输了一阵。

好汉,职务为步军将校一十七员,排在第三位置。

好汉,职务为步军将校一十七员,排在第四位置。

  

  两赢童贯时,项充与李逵、樊瑞、李衮一同率领五百步军,充当先头部队,在山坡下一字儿摆开,两边盾牌齐齐扎住;后参与十面埋伏阵,随李逵、鲍旭伏击官军,项充、李衮各舞蛮牌遮护,却似一团火块,从地皮上滚将过来,杀得官军四分五落而走。

  征辽国,檀州之战,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将带滚牌军一千余人,直去城下,施放号炮,直杀入城。

  青石峪,李逵手抡板斧,一路砍杀辽兵,背后便是樊瑞、鲍旭,引着牌手项充、李衮,并众多蛮牌,直杀入辽兵队里。

  破太乙混天象阵时,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五将,遣送二十四部雷车至中军,将引五百牌手,悍勇军兵,推入辽军阵内。

  

  征田虎时,陵川之战,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等十数个头领,飞也似抢夺吊桥来,北兵怎挡得这样凶猛,夺了城门,杀散军士。

  征王庆时,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等将领,从粮船内抢出来,并千余步兵,一齐发作,奔抢上岸,砍杀贼人。

  项充、李衮、武松、李逵、鲁智深等十四个头领,率领五千勇捷步兵,从山后小路杀上纪山,夺取纪山山寨。

  南丰之战,鲁智深、武松、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等头领,引着一千步卒,抡动禅掌、戒刀、板斧、朴刀、丧门剑、飞刀、标枪团牌等杀死李雄、毕先,如割瓜切菜般直杀入来。

  

  参与围堵王庆时,项充、李衮等将淮西军杀得四分五裂,七断八续,雨零星散,乱窜奔逃。

  征方腊时,项充、李衮随李俊、穆弘到润州作内应,协助宋军攻破润州,项充与李衮合擒润州守将和潼。

  常州之战,鲍旭见李逵杀过对阵,急呼项充、李衮舞起蛮牌,便去策应;项充、李衮把牌迎住张近仁从马上搠下来的枪,李逵斧砍高可立马脚,一斧砍下高可立人头来,杀得一千马步军,退入城去,直杀到吊桥边,杀了三四百人,诸将舰李逵等杀了这一阵,都不敢出战,胆颤心寒。

  苏州城内,李逵、鲍旭、项充、李衮,在城里横冲直撞,追杀南兵。

  

  杭州城外,南山吴值也引着四将,迎着宋兵追来,定香桥边,正撞着李逵、鲍旭、项充、李衮,引五百步队军杀到,项充、李衮手舞蛮牌,飞刀出鞘,早剁倒元兴,李逵斧劈赵毅,鲍旭刀砍苏泾,军兵大半杀下湖去,都被淹死。

  项充、李衮、李逵追赶郑彪,李衮一跤跌翻在溪涧里,被南军乱箭射死。

  项充急钻下岸来,又被绳索绊翻,却待要挣扎,众军乱上,剁做肉泥。

  平定江南以后,作为阵亡的偏将,项充和李衮,都被朝廷封为义节郎。

  

  芒砀山,樊瑞、项充、李衮,这三个人的绰号,差不多是水泊梁山中最吊炸天的,一眼看过去,全都是不好惹的人物;其行为也是吊炸天的,三个好汉,三千人马,就要来吞并梁山泊大寨;急得在山下开东山酒店,实际上是情报站的梁山泊情报界的元老朱贵都不得不上山将情报赶紧向宋江汇报。

腿。

  

  上了梁山泊,先期是李逵、鲍旭、樊瑞、项充、李衮等五人经常一块参与作战,五人都是步将,但作战能力似乎不在马军之下;随着公孙胜的离去,师承公孙胜的樊瑞,就脱离了五人战斗小组,真正组成了梁山泊以李逵、鲍旭这两个天生只为杀人为生为主,项充、李衮为辅的“杀人四人组合”。

  自征战开始,作为梁山军团最具攻击力、杀伤力的团队,就大放异彩,冲锋陷阵,攻城拔寨,杀敌将及步卒不计其数。

  也可称为“莽撞四人组”,杀伤力极大,这个组合很有意思,李逵、鲍旭是以狂暴输出,项充李衮则是各自护卫侧翼,竟然相当科学,进可攻,退可守。

  

  冲阵时,李逵居前,鲍旭断后,项充和李衮侧翼掩护,分工极为明确,虐菜能手李逵充当箭头,手持两把板斧,冲杀在最前面,见人砍人,见马砍腿,所向披靡,被其撞上的骑兵下场几乎都很惨。

  项充、李衮,手持超级团牌,左右防御,一个有二十四把飞刀,另一个则有二十四把标枪,能进行远距离攻击,掩护李逵突击。

  鲍旭,作为副手,手持一柄丧门剑,负责补刀,一剑过去,先把对方的藤牌手砸趴下,李逵板斧杀到,特攻队杀开一个缺口,就人挡杀人,鬼挡杀鬼了。

  

  那李逵是个火爆脾气,一言不合就砍人,砍得性起,就收不住手,所以整个组合的战斗,就以李逵为中心,鲍旭、项冲、李衮都要顺着他、护卫他,其进攻和防御,可谓滴水不漏,显示了强大的杀伤力。

  这个“莽撞四人组”的战斗力,在梁山泊后期步军可谓最强,最出彩的表现是在平定江南时,常州城下,四人杀退一千兵马,杀死对方两个主将,外加四百名步兵,诸将见李逵等杀了这一阵,众人都胆颤心寒,不敢出战;所以四为步军头领的战绩绝不亚于马军将领,成了江湖上赫赫有名、人见人怕的杀人组合。

  黑旋风李逵、丧门神鲍旭,是两个专为杀人而生的恶汉,一个提着一双板斧,另一个拿着一把宽口剑,似一阵风冲过来,还带着两个带盾有暗器的护卫项充、李衮,对对手的心理震撼太大了。

  

  杭州之战时,鲍旭因不满宋江重马军轻步军的行为,想要捉拿石宝以涨步军威风,不等宋江将令便冲进杭州城内,结果却被躲在城门处的石宝一刀砍成两段,遂宣告了梁山泊最具攻击力的四人杀人团队破产,可谓损失极大。

  最终,项充、李衮都中了埋伏,前者被南军乱箭射死,后者则被乱军剁做肉泥,梁山泊冲阵威力最为强悍的步军“杀人四人组合”遂宣告瓦解,就此烟消云散,只剩下黑旋风李逵一人耳。

  项充和李衮,尽管组合在一起时,杀伤力极为可怕,以史进为首的少华山四个马军头领都领教过他们的厉害,但上了在梁山泊都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人物,大聚义时,也没排得什么好位置,职务仅为步军将校。

  但当项充、李衮和李逵、鲍旭组合在一起成为作战小组时,就发生了很奇怪的反应,彼此配合默契,顿时威力暴增,不但战斗力飙升,且取得了傲人的战绩,其战绩远在步军其他将校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