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抄袭金瓶梅了吗用事实说话你怎么看

《金瓶梅》的艺术成就之所以被《红楼梦》压制,我觉得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现在红楼梦可以传播,而《金瓶梅》被限制,即便是去新华书店都未必能找到一本《金瓶梅》,我记得自己去新华书店查找脂评本的《红楼梦》和万历本《金瓶梅词话》但是根本找不到,并且书店的工作人员当听到《金瓶梅》三个字,用非常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可惜我神色坦然,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异样眼光而感到害臊。因为对我而言,《金瓶梅》是一部伟大的文学名著。只不过因为里面有一些风月笔墨,所以自问世以来,都被称为禁书。包括现在市面上,想要找到一本金瓶梅,是不容易的,有时候盗版书摊都未必找到。

《金瓶梅》小说里写的是宋朝的事,实际上写的是明朝后期。就如同《红楼梦》,小说里说无地域朝代邦国,实际上写的是清朝康雍乾的事。而现在我们谈到《红楼梦》的现实主义题材,一味写实,其实真正一味写实的是从《金瓶梅》开始的,而在红楼梦中处处可以看到金瓶梅的影子。比如红楼梦开篇一僧一道,而金瓶梅开篇以玉皇庙,结局以永福寺,两者都在说色空之言,因果报应。说一些具体的抄袭,红楼梦对薛宝钗的外貌描写直接是抄袭金瓶梅里的吴月娘,小说里描写吴月娘是“面若银盆,眼如杏子,举止稳重,持重寡言”而红楼梦里描写薛宝钗是“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当然说好听一些叫借鉴,叫拿来主义,其实曹雪芹就是在抄袭人家笑笑生。

关于《金瓶梅》里的人物,被曹雪芹拆开了抄袭,如吴月娘在红楼梦里被化分为薛宝钗和李纨;而潘金莲在红楼梦里被划分为王熙凤和林黛玉。或许很多读者听到林黛玉跟潘金莲有关系,立即会火冒三丈,但是如果细细品读金瓶梅,就不难看出,潘金莲的尖酸刻薄给了林黛玉,心狠手辣给了王熙凤。而李瓶儿在红楼梦里被划分为尤二姐和秦可卿,把李瓶儿的淫荡无耻给了秦可卿,把李瓶儿的温柔多情给了尤二姐。所以读过金瓶梅,再读红楼梦,会有似曾相识之感。脂砚斋曾经说过红楼梦写作手法“写个个皆到,全无安逸之笔,深的《金瓶》壶奥。”红学大家俞平伯说“红楼梦之脱胎于金瓶梅,自无讳言。”至于伟人更是指出:“《金瓶梅》是《红楼梦》的祖宗,没有《金瓶梅》就写不出《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