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乐口香糖(日本故事)上

  

  恋人乐口香糖

  (1)

  山根捂着腮帮子走出了诊所的大门。

  整个右侧的半拉脸变得硬梆梆的,就像塞进了一下子“恋人乐”口香糖。山根下意识地把手伸进了裤兜里,从铁制的盒子里又抽出来一条口香糖,这款粉红色的“恋人乐”就是北海道特制的一种口香糖。这款口香糖对于热恋的人来说是老少皆宜。因为它不仅仅是清凉爽口,吹出来的泡泡也是又大又结实。井上医生就曾经无数次的告戒过山根君;

  “山根老弟的年龄已经不再适合嚼这些口香糖了,对你的牙齿有很坏的影响。”

  其实山根也并不喜欢这款口香糖,但是惠子她喜欢。为了惠子的这一极其特殊的爱好,他已经嚼了二十多年了。直到如今他也说不清楚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只是在自己的心里肯定的说:

  “这就是惠子的味道!清爽。”

  为了这种味道,山根已经失去了多颗牙齿。今天刚拔掉了那颗让他疼得只想撞墙的家伙儿,山根一脸茫然的样子。百合姑娘的话音就像耳边盘旋着的一只小蜜蜂,嗡嗡嗡地嘶鸣着,声音虽然是小的可怜,可是却清清楚楚的钻进了他的耳朵里。山根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有点儿不敢相信这话是百合说给自己听的。照相室内只有他们俩个人......山根甚至刚刚知道她叫百合。

  这两个月以来,山根口腔的透视照片都是她的作品。这事儿让山根也是蒙头转向的,从来没有进过医院的山根,在两个月内就已经镶了三次牙了。

  值得欣慰的是,牙科医生井上先生是自己的好朋友。每一次都会很快的让他消除牙痛的折磨。

  他从心眼里感到庆幸!

  山根走出了诊所,除了腮帮子发硬,他巳经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感觉。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庆祝一下?反正他懵懵懂懂的就走进了不远的酒吧里,走到了白牡丹品酒庄看板下面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在进门前,山根又迅速地把一条粉红色的口香糖放在了麻木的嘴巴里。麻木得已经没有任何知觉的嘴巴儿,顿时被塞得满满的。

  他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根了……

  酒吧性感的老板娘,故意板着一张半老徐娘俊秀的脸儿,白了他一眼。

  “山根君是想出轨了吧?”

  没等山根缓过神来,这个女人一张白胖好看的小脸就盛开了。

  山根喜欢这张白牡丹花一样的圆脸。

  山根小肚子一阵发紧,本来就发黑的一张大饼子脸竟然变得红通通的,山根有点难为情的笑了笑。

  “请您陪我喝一杯吧……?”

  山根有些讨好的说。山根的姿态低的就像一个奴才站在主子的面前,但是一支手却早早的摸到了女人的屁股上。

  “讨厌!”

  白胖的女人嘴上虽然骂了一句,身体却变得轻盈飘逸,她就像一个吹得鼓鼓的白气球一样,贴了过来……并且娇滴滴的哼叽了一下。

  “嗯”的尾音恰到好处的向上挑了一下。

  酒吧里一个人都没有,因为只在夜晚营业的店铺并没有到营业时间,两个人都有些心照不宣……只是山根的神情有些恍惚。

  他仍然在琢磨着那个叫百合的齿科技师的奇怪建议。

  “她为什么要......?”

  “难道说?”

  “...... ......”

  (2)

  百合也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山根憨厚的样子她心里就着急。其实百合姑娘同山根也根本就谈不上是认识,只是百合在诊所试用期间接待了山根两次。百合毕业以后已经换了三个诊所了,这倒不是她的技术不过硬,而是她长的忒性感。百合给客人洗牙修牙的过程中经常会被患者戏弄,有的患者干脆就用没有牙的牙床子使劲的咬她胖乎乎的手指头,或者是用老的已经不十分灵活的舌头,围绕着她的手指舔过来舔过去,搞得百合心里腻歪歪的。个别油腻的中老年人还常常会把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她贴过来的胸部。这让她十分的心烦气躁,可又不敢喊出声来。因为她巳经不止一次的被牙医解雇了......她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山根君只是在无意中救了她一次。

  ......

  山根同井上医生似乎是好兄弟?

  百合在心里默默的想。

  (3)

  井上先生是位有名的齿科医生。

  年轻时他在医学院里就名声大燥。这倒不是他的医术有多么高超精湛,而是他的艺术才华惹得年轻姑娘们嗷嗷叫。大学生活至今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医学院的校歌仍然延续使用着他当年的即兴作品。

  年轻时为了这事儿他也没少纠结过。在从医从艺两个方面他一直犹豫着,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爱情。听起来也有些好笑哈。

  在井上歌迷的见面会上,他竟然意外的向大家宣布:

  “我已经决定今后要做一名优秀的齿科医生了。”

  热闹得像开了锅的会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整个空间就像圣诞节前被速冻的一只火鸡,变得冰凉梆硬。上千名粉丝们都惊诧的张大了嘴巴,有的粉丝当场就急得差点儿背过气去……!

  当井上继续兴奋的向粉丝们介绍他的女朋友的时候,场内外已经是叫骂与嘘声连成一片了。

  “井上君是疯了吗?”

  “哼,这只偷腥的野猫……!”

  会场的姑娘们完全把矛头指向了井上君的女朋友。

  井上的女朋友似乎也早有准备,她心平气和的向大家说:

  “对不起姐妹们,咱们小城像井上君这样的歌手无计其数,但是像他这样有才华的齿科医生绝对不会有第二个!”

  台下的姑娘们都是怒目圆睁,姑娘们没有一个人对井上君的医术感兴趣。井上君就是她们心中的偶像,他就是一个小鲜肉。

  这同医术高低没有半毛钱关系!

  会场里开始有人高呼,要保护我们心中的偶像帅哥。后面的女孩子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前面的女孩子为了不让井上君受到伤害开始和后面的人发生争执,会场内外闹哄哄的打成了一团。

  井上君和女友趁乱已经从后门溜走了,赶过来的警察伙同保安用水龙头冲散了头脑发热的女人们。这次动乱后有十几个女人住进了医院,小城新闻和电视台都连续报道了这场悲剧。全城百姓都以为这位叫井上的歌手算是摊上了大事了!医学院的领导、剧场老板和股东们也都是惊慌失措。大家都在想办法自保,井上君的地位就变得十分孤立,似乎是危机四伏。

  跟踪报道说:井上君去医院看望了受伤的女孩子,并且和每一个女孩子握手留念,还分别赠献了一个香吻。第二天闻讯赶过来入院的女孩子就急增,井上为这些痴迷又顽强的女孩子们破例的开办了一场告别演唱会,并献上了这曲“我热恋中的医学院”。

  这场意外的事故,在井上君真情的演绎中就简单的收场了。台上台下早已是泪流满面,一片唏嘘......粉丝们歇斯底里地哭喊着:不要忘记我们!然后相互挥手告别,舞台上的鲜花都堆成了小山。

  据说小城的鲜花店,当天已经卖空了。

  粉丝们的支持让新闻媒体非常失望,原计划继续跟踪报道的电台、电视台,很快的也就冷却了下来。

  策划者无不摇头叹息。

  “太令人失望了,真正的虎头蛇尾。”

  三十多年前的这场事故早已让人们渐渐的遗忘了,但是这首即兴的原创歌曲却演变成了医学院的校歌,它一直热情奔放的延续至今。

  如今井上君的诊所里意外的是中年的女性患者出奇的多,她们似乎并没有在意诊所墙上挂着的一张又一张的英法两国的毕业证书,对于井上医学博士的身份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很多女人都是来圆一场青春的记忆,牙齿有没有病对她们来说好像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倾听井上医生的牙齿保健指导才是她们的首选。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多年,真正有牙病的患者很少再到井上齿科来看病了,因为他们等不起。这些乌乌泱泱的女人们打乱了井上齿科的正常医疗秩序,也影响了井上君的医学研究工作。

  当年的女朋友结婚后并不赞成他再一次回到小城来工作,但是井上君舍不得他继承的这份祖孙三代的产业。

  井上齿科到了他的这一辈子已经是第三代人了。他熟悉这里的角角落落......!

  当然在诊所的附近还有一个白牡丹品酒庄,这个酒吧的老板娘叫惠子。他俩之间的暧昧关系也已经持续多年了。

  井上医生一直非常纠结。

  (4)

  惠子其实也很纠结。

  惠子的酒吧已经开业二十多年了,过去的一些熟悉的客人都已经老了。想当年她也是这条商业街上的一支有名的白色牡丹花,不到三十岁就独立撑起了这间商业区的第一家酒吧,名字就叫白牡丹品酒庄。白牡丹品酒庄一反日本居酒屋的原始风格,她是以洋酒为主的欧式风。在日本经济骤然蜚声的影响下,一度名声雀跃。当然有许多酒吧客人并不是为了单纯的以酒买醉,一睹白牡丹的芳容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

  白牡丹的男性粉丝很多,买卖也就格外的兴隆。当年有许多著名的企业家,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是她每天晚上都会陪着形形色色的客人喝的烂醉,当她真正一醉方休清醒过来的时候,早就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结婚年龄。

  惠子如今也年老色衰了,年轻时用手一掐就冒得出水来的脸蛋儿,也渐渐地失去了应有的光泽。这朵白色的牡丹花似乎也已经到了凋零的边缘了。

  这时候的惠子才发现,酒吧里众星捧月的日子大概已经结束了。有钱有势的追随者们都已经结婚生子成家立业了,如今真正经常来泡吧的同龄人几乎都是些穷光蛋。

  惠子几乎已经放弃了结婚的念头,酒吧里的常客山根却爆出了惊人的新闻。

  “山根的奥様(夫人)在家乡不幸出了车祸!”

  “他奔丧刚刚回来.....!”

  朋友们都知道,山根的奥様年青时是位当地有名的服装模特。是实打实的大美人!人到中年以后说啥也不想再在城市里生活了。在女儿出国留学以后又跟山根拌了两句嘴,这个女人毅然决然地独自一人私奔故里了。

  奥様这一走就是五六年。

  在这五六年的时间里,山根几乎长在了酒吧里。山根变成了惠子极少的还算满意的追随者之一。

  山根丧偶的消息像一块石头丢进了平静的池水里,惠子被震动了。

  惠子似乎打算抓住这次机会!

  她不想再放过“山根君”。

  (5)

  山根年轻的时候是位当地的名画家。

  伴随着日本经济发展的突飞猛进,山根的收入也是越来越高。有很多时候,他在酒吧里喝上点酒之后,随便画上几笔就会卖上一个好价钱。

  说他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年轻时候的山根君,在女人的眼里可是一个抢手的香饽饽。虽然他并没有正式的工作,可是眼瞅着他寥寥数笔就可以日进斗金的业绩......周围打他主意的女人还真的是不少。

  当然惠子只能勉强算是其中的一位漂亮女人。因为惠子不太喜欢大脸盘黑皮肤的男人,她曾经取笑山根说:

  “天一擦黑时,根本就看不见你......!”

  所以虽然年轻的惠子也非常欣赏山根的艺术才华,可是同一个有妇之夫她还是不想完完全全的勾搭到一起去。当然了,偶尔寂寞的时候凑到一起聊一聊天的事情,还是可以有滴。惠子可不只是这样轻飘飘的想一想,并且她也确实是这样实打实的去做了。

  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山根同自己有了一次零距离接触之后。就彻底地纠缠上了她。几乎所有惠子休息的日子里画家都想插上一腿,山根最大的优势就是不差钱儿。他就像惠子粘在上牙膛上的一块泡泡糖。吐掉了可惜嚼起来又是无滋无味,惠子觉得,自己也真的是巳经脱离了口吐泡泡糖的年龄段。

  惠子现在喜欢做有滋有味的事情。

  黑皮肤大脸盘的山根、经常会吃闭门羹......

  (七)

  今天山根有点懵了!

  惠子主动贴过来的事情还真是罕见。

  山根一着急,就忘记自己目前狼狈不堪的状况。他有些慌张地把自己还在麻木不仁的老脸凑了过去,山根本来就黑乎乎的面孔就像拳击选手练习腹肌用的沙球一样,硬梆梆鼓溜溜的。撞在惠子软绵绵白净净的脸蛋儿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弹。

  “死鬼!”

  本来飘过来的白气球飞了回去。惠子似乎有些气恼的骂了一句,她简直就是怒目圆睁。

  “你撞痛我了……!”

  看见惠子忍痛嗔痴的泪眼,山根一下子醒悟过来,他三把两把的把口腔里塞着的泡泡糖全都抠了出来,并且吱吱唔唔地嘟囔了一句:

  “恋人乐......嗯、嗯!”

  淫红色的血液顺着手指流了下来。他抠得有些着急,麻木不仁的嘴巴又不知深浅。一时间毫无知觉的嘴巴被他弄的血流不止。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儿被弄破了,没有什么痛感。山根尴尬地拿出来手帕,拼命的擦着,并且大声地道歉:

  “对不起!”

  “嗯,对不起……”

  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惠子意外的有些心痛了……

  这个山根还真的是有心,每一次在她的面前时嘴里总是塞满了恋人乐。这种口香糖在小城里是买不到的,这是一种早巳经过了时的味道,不特意下定单是搞不到手的。

  她心里立马升起了一股淡淡的暖意。

  惠子决定今天哪儿也不去了,就陪着山根高高兴兴地度过这一晚儿。

  至于齿科医生,也应该晾一晾,是结束这段无谋感情的时候了。

  她拿出一块早已写好的牌子挂到了酒吧的大门上。

  山根很熟悉这块牌子,他就无数次的吃过这块闭门羹。

  牌子上画了一个漂亮的美人跪在地上,下面是一行小字:

  “实在不好意思,由于个人身体健康的原因,请允许我休息一天。”

  画面上的这个美人,熟悉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惠子本人,当年还是山根在全盛时期免费为她制作的。

  也就是那一次,山根才勉强的给惠子留下了一点点好的印象。山根也没有想过这块牌子就好像是为他自己定作的,因为在以往的日子里,他就经常性的无数次撞上这块牌子。

  追捧白牡丹的男人毕竟是忒多了些!

  山根君根本就排不上号。

  (未完待续)

  

  老顽童讲日本故事

  96

  树伟

  8cd8b6e0 8c83 4e5b 83ea a74fa1316dac

  8.9

  2019.08.13 20:46*

  字数 4838

  

  恋人乐口香糖

  (1)

  山根捂着腮帮子走出了诊所的大门。

  整个右侧的半拉脸变得硬梆梆的,就像塞进了一下子“恋人乐”口香糖。山根下意识地把手伸进了裤兜里,从铁制的盒子里又抽出来一条口香糖,这款粉红色的“恋人乐”就是北海道特制的一种口香糖。这款口香糖对于热恋的人来说是老少皆宜。因为它不仅仅是清凉爽口,吹出来的泡泡也是又大又结实。井上医生就曾经无数次的告戒过山根君;

  “山根老弟的年龄已经不再适合嚼这些口香糖了,对你的牙齿有很坏的影响。”

  其实山根也并不喜欢这款口香糖,但是惠子她喜欢。为了惠子的这一极其特殊的爱好,他已经嚼了二十多年了。直到如今他也说不清楚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只是在自己的心里肯定的说:

  “这就是惠子的味道!清爽。”

  为了这种味道,山根已经失去了多颗牙齿。今天刚拔掉了那颗让他疼得只想撞墙的家伙儿,山根一脸茫然的样子。百合姑娘的话音就像耳边盘旋着的一只小蜜蜂,嗡嗡嗡地嘶鸣着,声音虽然是小的可怜,可是却清清楚楚的钻进了他的耳朵里。山根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有点儿不敢相信这话是百合说给自己听的。照相室内只有他们俩个人......山根甚至刚刚知道她叫百合。

  这两个月以来,山根口腔的透视照片都是她的作品。这事儿让山根也是蒙头转向的,从来没有进过医院的山根,在两个月内就已经镶了三次牙了。

  值得欣慰的是,牙科医生井上先生是自己的好朋友。每一次都会很快的让他消除牙痛的折磨。

  他从心眼里感到庆幸!

  山根走出了诊所,除了腮帮子发硬,他巳经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感觉。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庆祝一下?反正他懵懵懂懂的就走进了不远的酒吧里,走到了白牡丹品酒庄看板下面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在进门前,山根又迅速地把一条粉红色的口香糖放在了麻木的嘴巴里。麻木得已经没有任何知觉的嘴巴儿,顿时被塞得满满的。

  他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根了……

  酒吧性感的老板娘,故意板着一张半老徐娘俊秀的脸儿,白了他一眼。

  “山根君是想出轨了吧?”

  没等山根缓过神来,这个女人一张白胖好看的小脸就盛开了。

  山根喜欢这张白牡丹花一样的圆脸。

  山根小肚子一阵发紧,本来就发黑的一张大饼子脸竟然变得红通通的,山根有点难为情的笑了笑。

  “请您陪我喝一杯吧……?”

  山根有些讨好的说。山根的姿态低的就像一个奴才站在主子的面前,但是一支手却早早的摸到了女人的屁股上。

  “讨厌!”

  白胖的女人嘴上虽然骂了一句,身体却变得轻盈飘逸,她就像一个吹得鼓鼓的白气球一样,贴了过来……并且娇滴滴的哼叽了一下。

  “嗯”的尾音恰到好处的向上挑了一下。

  酒吧里一个人都没有,因为只在夜晚营业的店铺并没有到营业时间,两个人都有些心照不宣……只是山根的神情有些恍惚。

  他仍然在琢磨着那个叫百合的齿科技师的奇怪建议。

  “她为什么要......?”

  “难道说?”

  “...... ......”

  (2)

  百合也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山根憨厚的样子她心里就着急。其实百合姑娘同山根也根本就谈不上是认识,只是百合在诊所试用期间接待了山根两次。百合毕业以后已经换了三个诊所了,这倒不是她的技术不过硬,而是她长的忒性感。百合给客人洗牙修牙的过程中经常会被患者戏弄,有的患者干脆就用没有牙的牙床子使劲的咬她胖乎乎的手指头,或者是用老的已经不十分灵活的舌头,围绕着她的手指舔过来舔过去,搞得百合心里腻歪歪的。个别油腻的中老年人还常常会把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她贴过来的胸部。这让她十分的心烦气躁,可又不敢喊出声来。因为她巳经不止一次的被牙医解雇了......她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山根君只是在无意中救了她一次。

  ......

  山根同井上医生似乎是好兄弟?

  百合在心里默默的想。

  (3)

  井上先生是位有名的齿科医生。

  年轻时他在医学院里就名声大燥。这倒不是他的医术有多么高超精湛,而是他的艺术才华惹得年轻姑娘们嗷嗷叫。大学生活至今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医学院的校歌仍然延续使用着他当年的即兴作品。

  年轻时为了这事儿他也没少纠结过。在从医从艺两个方面他一直犹豫着,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爱情。听起来也有些好笑哈。

  在井上歌迷的见面会上,他竟然意外的向大家宣布:

  “我已经决定今后要做一名优秀的齿科医生了。”

  热闹得像开了锅的会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整个空间就像圣诞节前被速冻的一只火鸡,变得冰凉梆硬。上千名粉丝们都惊诧的张大了嘴巴,有的粉丝当场就急得差点儿背过气去……!

  当井上继续兴奋的向粉丝们介绍他的女朋友的时候,场内外已经是叫骂与嘘声连成一片了。

  “井上君是疯了吗?”

  “哼,这只偷腥的野猫……!”

  会场的姑娘们完全把矛头指向了井上君的女朋友。

  井上的女朋友似乎也早有准备,她心平气和的向大家说:

  “对不起姐妹们,咱们小城像井上君这样的歌手无计其数,但是像他这样有才华的齿科医生绝对不会有第二个!”

  台下的姑娘们都是怒目圆睁,姑娘们没有一个人对井上君的医术感兴趣。井上君就是她们心中的偶像,他就是一个小鲜肉。

  这同医术高低没有半毛钱关系!

  会场里开始有人高呼,要保护我们心中的偶像帅哥。后面的女孩子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前面的女孩子为了不让井上君受到伤害开始和后面的人发生争执,会场内外闹哄哄的打成了一团。

  井上君和女友趁乱已经从后门溜走了,赶过来的警察伙同保安用水龙头冲散了头脑发热的女人们。这次动乱后有十几个女人住进了医院,小城新闻和电视台都连续报道了这场悲剧。全城百姓都以为这位叫井上的歌手算是摊上了大事了!医学院的领导、剧场老板和股东们也都是惊慌失措。大家都在想办法自保,井上君的地位就变得十分孤立,似乎是危机四伏。

  跟踪报道说:井上君去医院看望了受伤的女孩子,并且和每一个女孩子握手留念,还分别赠献了一个香吻。第二天闻讯赶过来入院的女孩子就急增,井上为这些痴迷又顽强的女孩子们破例的开办了一场告别演唱会,并献上了这曲“我热恋中的医学院”。

  这场意外的事故,在井上君真情的演绎中就简单的收场了。台上台下早已是泪流满面,一片唏嘘......粉丝们歇斯底里地哭喊着:不要忘记我们!然后相互挥手告别,舞台上的鲜花都堆成了小山。

  据说小城的鲜花店,当天已经卖空了。

  粉丝们的支持让新闻媒体非常失望,原计划继续跟踪报道的电台、电视台,很快的也就冷却了下来。

  策划者无不摇头叹息。

  “太令人失望了,真正的虎头蛇尾。”

  三十多年前的这场事故早已让人们渐渐的遗忘了,但是这首即兴的原创歌曲却演变成了医学院的校歌,它一直热情奔放的延续至今。

  如今井上君的诊所里意外的是中年的女性患者出奇的多,她们似乎并没有在意诊所墙上挂着的一张又一张的英法两国的毕业证书,对于井上医学博士的身份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很多女人都是来圆一场青春的记忆,牙齿有没有病对她们来说好像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倾听井上医生的牙齿保健指导才是她们的首选。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多年,真正有牙病的患者很少再到井上齿科来看病了,因为他们等不起。这些乌乌泱泱的女人们打乱了井上齿科的正常医疗秩序,也影响了井上君的医学研究工作。

  当年的女朋友结婚后并不赞成他再一次回到小城来工作,但是井上君舍不得他继承的这份祖孙三代的产业。

  井上齿科到了他的这一辈子已经是第三代人了。他熟悉这里的角角落落......!

  当然在诊所的附近还有一个白牡丹品酒庄,这个酒吧的老板娘叫惠子。他俩之间的暧昧关系也已经持续多年了。

  井上医生一直非常纠结。

  (4)

  惠子其实也很纠结。

  惠子的酒吧已经开业二十多年了,过去的一些熟悉的客人都已经老了。想当年她也是这条商业街上的一支有名的白色牡丹花,不到三十岁就独立撑起了这间商业区的第一家酒吧,名字就叫白牡丹品酒庄。白牡丹品酒庄一反日本居酒屋的原始风格,她是以洋酒为主的欧式风。在日本经济骤然蜚声的影响下,一度名声雀跃。当然有许多酒吧客人并不是为了单纯的以酒买醉,一睹白牡丹的芳容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

  白牡丹的男性粉丝很多,买卖也就格外的兴隆。当年有许多著名的企业家,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是她每天晚上都会陪着形形色色的客人喝的烂醉,当她真正一醉方休清醒过来的时候,早就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结婚年龄。

  惠子如今也年老色衰了,年轻时用手一掐就冒得出水来的脸蛋儿,也渐渐地失去了应有的光泽。这朵白色的牡丹花似乎也已经到了凋零的边缘了。

  这时候的惠子才发现,酒吧里众星捧月的日子大概已经结束了。有钱有势的追随者们都已经结婚生子成家立业了,如今真正经常来泡吧的同龄人几乎都是些穷光蛋。

  惠子几乎已经放弃了结婚的念头,酒吧里的常客山根却爆出了惊人的新闻。

  “山根的奥様(夫人)在家乡不幸出了车祸!”

  “他奔丧刚刚回来.....!”

  朋友们都知道,山根的奥様年青时是位当地有名的服装模特。是实打实的大美人!人到中年以后说啥也不想再在城市里生活了。在女儿出国留学以后又跟山根拌了两句嘴,这个女人毅然决然地独自一人私奔故里了。

  奥様这一走就是五六年。

  在这五六年的时间里,山根几乎长在了酒吧里。山根变成了惠子极少的还算满意的追随者之一。

  山根丧偶的消息像一块石头丢进了平静的池水里,惠子被震动了。

  惠子似乎打算抓住这次机会!

  她不想再放过“山根君”。

  (5)

  山根年轻的时候是位当地的名画家。

  伴随着日本经济发展的突飞猛进,山根的收入也是越来越高。有很多时候,他在酒吧里喝上点酒之后,随便画上几笔就会卖上一个好价钱。

  说他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年轻时候的山根君,在女人的眼里可是一个抢手的香饽饽。虽然他并没有正式的工作,可是眼瞅着他寥寥数笔就可以日进斗金的业绩......周围打他主意的女人还真的是不少。

  当然惠子只能勉强算是其中的一位漂亮女人。因为惠子不太喜欢大脸盘黑皮肤的男人,她曾经取笑山根说:

  “天一擦黑时,根本就看不见你......!”

  所以虽然年轻的惠子也非常欣赏山根的艺术才华,可是同一个有妇之夫她还是不想完完全全的勾搭到一起去。当然了,偶尔寂寞的时候凑到一起聊一聊天的事情,还是可以有滴。惠子可不只是这样轻飘飘的想一想,并且她也确实是这样实打实的去做了。

  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山根同自己有了一次零距离接触之后。就彻底地纠缠上了她。几乎所有惠子休息的日子里画家都想插上一腿,山根最大的优势就是不差钱儿。他就像惠子粘在上牙膛上的一块泡泡糖。吐掉了可惜嚼起来又是无滋无味,惠子觉得,自己也真的是巳经脱离了口吐泡泡糖的年龄段。

  惠子现在喜欢做有滋有味的事情。

  黑皮肤大脸盘的山根、经常会吃闭门羹......

  (七)

  今天山根有点懵了!

  惠子主动贴过来的事情还真是罕见。

  山根一着急,就忘记自己目前狼狈不堪的状况。他有些慌张地把自己还在麻木不仁的老脸凑了过去,山根本来就黑乎乎的面孔就像拳击选手练习腹肌用的沙球一样,硬梆梆鼓溜溜的。撞在惠子软绵绵白净净的脸蛋儿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弹。

  “死鬼!”

  本来飘过来的白气球飞了回去。惠子似乎有些气恼的骂了一句,她简直就是怒目圆睁。

  “你撞痛我了……!”

  看见惠子忍痛嗔痴的泪眼,山根一下子醒悟过来,他三把两把的把口腔里塞着的泡泡糖全都抠了出来,并且吱吱唔唔地嘟囔了一句:

  “恋人乐......嗯、嗯!”

  淫红色的血液顺着手指流了下来。他抠得有些着急,麻木不仁的嘴巴又不知深浅。一时间毫无知觉的嘴巴被他弄的血流不止。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儿被弄破了,没有什么痛感。山根尴尬地拿出来手帕,拼命的擦着,并且大声地道歉:

  “对不起!”

  “嗯,对不起……”

  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惠子意外的有些心痛了……

  这个山根还真的是有心,每一次在她的面前时嘴里总是塞满了恋人乐。这种口香糖在小城里是买不到的,这是一种早巳经过了时的味道,不特意下定单是搞不到手的。

  她心里立马升起了一股淡淡的暖意。

  惠子决定今天哪儿也不去了,就陪着山根高高兴兴地度过这一晚儿。

  至于齿科医生,也应该晾一晾,是结束这段无谋感情的时候了。

  她拿出一块早已写好的牌子挂到了酒吧的大门上。

  山根很熟悉这块牌子,他就无数次的吃过这块闭门羹。

  牌子上画了一个漂亮的美人跪在地上,下面是一行小字:

  “实在不好意思,由于个人身体健康的原因,请允许我休息一天。”

  画面上的这个美人,熟悉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惠子本人,当年还是山根在全盛时期免费为她制作的。

  也就是那一次,山根才勉强的给惠子留下了一点点好的印象。山根也没有想过这块牌子就好像是为他自己定作的,因为在以往的日子里,他就经常性的无数次撞上这块牌子。

  追捧白牡丹的男人毕竟是忒多了些!

  山根君根本就排不上号。

  (未完待续)

  

  老顽童讲日本故事

  

  恋人乐口香糖

  (1)

  山根捂着腮帮子走出了诊所的大门。

  整个右侧的半拉脸变得硬梆梆的,就像塞进了一下子“恋人乐”口香糖。山根下意识地把手伸进了裤兜里,从铁制的盒子里又抽出来一条口香糖,这款粉红色的“恋人乐”就是北海道特制的一种口香糖。这款口香糖对于热恋的人来说是老少皆宜。因为它不仅仅是清凉爽口,吹出来的泡泡也是又大又结实。井上医生就曾经无数次的告戒过山根君;

  “山根老弟的年龄已经不再适合嚼这些口香糖了,对你的牙齿有很坏的影响。”

  其实山根也并不喜欢这款口香糖,但是惠子她喜欢。为了惠子的这一极其特殊的爱好,他已经嚼了二十多年了。直到如今他也说不清楚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只是在自己的心里肯定的说:

  “这就是惠子的味道!清爽。”

  为了这种味道,山根已经失去了多颗牙齿。今天刚拔掉了那颗让他疼得只想撞墙的家伙儿,山根一脸茫然的样子。百合姑娘的话音就像耳边盘旋着的一只小蜜蜂,嗡嗡嗡地嘶鸣着,声音虽然是小的可怜,可是却清清楚楚的钻进了他的耳朵里。山根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有点儿不敢相信这话是百合说给自己听的。照相室内只有他们俩个人......山根甚至刚刚知道她叫百合。

  这两个月以来,山根口腔的透视照片都是她的作品。这事儿让山根也是蒙头转向的,从来没有进过医院的山根,在两个月内就已经镶了三次牙了。

  值得欣慰的是,牙科医生井上先生是自己的好朋友。每一次都会很快的让他消除牙痛的折磨。

  他从心眼里感到庆幸!

  山根走出了诊所,除了腮帮子发硬,他巳经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感觉。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庆祝一下?反正他懵懵懂懂的就走进了不远的酒吧里,走到了白牡丹品酒庄看板下面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在进门前,山根又迅速地把一条粉红色的口香糖放在了麻木的嘴巴里。麻木得已经没有任何知觉的嘴巴儿,顿时被塞得满满的。

  他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根了……

  酒吧性感的老板娘,故意板着一张半老徐娘俊秀的脸儿,白了他一眼。

  “山根君是想出轨了吧?”

  没等山根缓过神来,这个女人一张白胖好看的小脸就盛开了。

  山根喜欢这张白牡丹花一样的圆脸。

  山根小肚子一阵发紧,本来就发黑的一张大饼子脸竟然变得红通通的,山根有点难为情的笑了笑。

  “请您陪我喝一杯吧……?”

  山根有些讨好的说。山根的姿态低的就像一个奴才站在主子的面前,但是一支手却早早的摸到了女人的屁股上。

  “讨厌!”

  白胖的女人嘴上虽然骂了一句,身体却变得轻盈飘逸,她就像一个吹得鼓鼓的白气球一样,贴了过来……并且娇滴滴的哼叽了一下。

  “嗯”的尾音恰到好处的向上挑了一下。

  酒吧里一个人都没有,因为只在夜晚营业的店铺并没有到营业时间,两个人都有些心照不宣……只是山根的神情有些恍惚。

  他仍然在琢磨着那个叫百合的齿科技师的奇怪建议。

  “她为什么要......?”

  “难道说?”

  “...... ......”

  (2)

  百合也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山根憨厚的样子她心里就着急。其实百合姑娘同山根也根本就谈不上是认识,只是百合在诊所试用期间接待了山根两次。百合毕业以后已经换了三个诊所了,这倒不是她的技术不过硬,而是她长的忒性感。百合给客人洗牙修牙的过程中经常会被患者戏弄,有的患者干脆就用没有牙的牙床子使劲的咬她胖乎乎的手指头,或者是用老的已经不十分灵活的舌头,围绕着她的手指舔过来舔过去,搞得百合心里腻歪歪的。个别油腻的中老年人还常常会把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她贴过来的胸部。这让她十分的心烦气躁,可又不敢喊出声来。因为她巳经不止一次的被牙医解雇了......她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山根君只是在无意中救了她一次。

  ......

  山根同井上医生似乎是好兄弟?

  百合在心里默默的想。

  (3)

  井上先生是位有名的齿科医生。

  年轻时他在医学院里就名声大燥。这倒不是他的医术有多么高超精湛,而是他的艺术才华惹得年轻姑娘们嗷嗷叫。大学生活至今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医学院的校歌仍然延续使用着他当年的即兴作品。

  年轻时为了这事儿他也没少纠结过。在从医从艺两个方面他一直犹豫着,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爱情。听起来也有些好笑哈。

  在井上歌迷的见面会上,他竟然意外的向大家宣布:

  “我已经决定今后要做一名优秀的齿科医生了。”

  热闹得像开了锅的会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整个空间就像圣诞节前被速冻的一只火鸡,变得冰凉梆硬。上千名粉丝们都惊诧的张大了嘴巴,有的粉丝当场就急得差点儿背过气去……!

  当井上继续兴奋的向粉丝们介绍他的女朋友的时候,场内外已经是叫骂与嘘声连成一片了。

  “井上君是疯了吗?”

  “哼,这只偷腥的野猫……!”

  会场的姑娘们完全把矛头指向了井上君的女朋友。

  井上的女朋友似乎也早有准备,她心平气和的向大家说:

  “对不起姐妹们,咱们小城像井上君这样的歌手无计其数,但是像他这样有才华的齿科医生绝对不会有第二个!”

  台下的姑娘们都是怒目圆睁,姑娘们没有一个人对井上君的医术感兴趣。井上君就是她们心中的偶像,他就是一个小鲜肉。

  这同医术高低没有半毛钱关系!

  会场里开始有人高呼,要保护我们心中的偶像帅哥。后面的女孩子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前面的女孩子为了不让井上君受到伤害开始和后面的人发生争执,会场内外闹哄哄的打成了一团。

  井上君和女友趁乱已经从后门溜走了,赶过来的警察伙同保安用水龙头冲散了头脑发热的女人们。这次动乱后有十几个女人住进了医院,小城新闻和电视台都连续报道了这场悲剧。全城百姓都以为这位叫井上的歌手算是摊上了大事了!医学院的领导、剧场老板和股东们也都是惊慌失措。大家都在想办法自保,井上君的地位就变得十分孤立,似乎是危机四伏。

  跟踪报道说:井上君去医院看望了受伤的女孩子,并且和每一个女孩子握手留念,还分别赠献了一个香吻。第二天闻讯赶过来入院的女孩子就急增,井上为这些痴迷又顽强的女孩子们破例的开办了一场告别演唱会,并献上了这曲“我热恋中的医学院”。

  这场意外的事故,在井上君真情的演绎中就简单的收场了。台上台下早已是泪流满面,一片唏嘘......粉丝们歇斯底里地哭喊着:不要忘记我们!然后相互挥手告别,舞台上的鲜花都堆成了小山。

  据说小城的鲜花店,当天已经卖空了。

  粉丝们的支持让新闻媒体非常失望,原计划继续跟踪报道的电台、电视台,很快的也就冷却了下来。

  策划者无不摇头叹息。

  “太令人失望了,真正的虎头蛇尾。”

  三十多年前的这场事故早已让人们渐渐的遗忘了,但是这首即兴的原创歌曲却演变成了医学院的校歌,它一直热情奔放的延续至今。

  如今井上君的诊所里意外的是中年的女性患者出奇的多,她们似乎并没有在意诊所墙上挂着的一张又一张的英法两国的毕业证书,对于井上医学博士的身份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很多女人都是来圆一场青春的记忆,牙齿有没有病对她们来说好像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倾听井上医生的牙齿保健指导才是她们的首选。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多年,真正有牙病的患者很少再到井上齿科来看病了,因为他们等不起。这些乌乌泱泱的女人们打乱了井上齿科的正常医疗秩序,也影响了井上君的医学研究工作。

  当年的女朋友结婚后并不赞成他再一次回到小城来工作,但是井上君舍不得他继承的这份祖孙三代的产业。

  井上齿科到了他的这一辈子已经是第三代人了。他熟悉这里的角角落落......!

  当然在诊所的附近还有一个白牡丹品酒庄,这个酒吧的老板娘叫惠子。他俩之间的暧昧关系也已经持续多年了。

  井上医生一直非常纠结。

  (4)

  惠子其实也很纠结。

  惠子的酒吧已经开业二十多年了,过去的一些熟悉的客人都已经老了。想当年她也是这条商业街上的一支有名的白色牡丹花,不到三十岁就独立撑起了这间商业区的第一家酒吧,名字就叫白牡丹品酒庄。白牡丹品酒庄一反日本居酒屋的原始风格,她是以洋酒为主的欧式风。在日本经济骤然蜚声的影响下,一度名声雀跃。当然有许多酒吧客人并不是为了单纯的以酒买醉,一睹白牡丹的芳容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

  白牡丹的男性粉丝很多,买卖也就格外的兴隆。当年有许多著名的企业家,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是她每天晚上都会陪着形形色色的客人喝的烂醉,当她真正一醉方休清醒过来的时候,早就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结婚年龄。

  惠子如今也年老色衰了,年轻时用手一掐就冒得出水来的脸蛋儿,也渐渐地失去了应有的光泽。这朵白色的牡丹花似乎也已经到了凋零的边缘了。

  这时候的惠子才发现,酒吧里众星捧月的日子大概已经结束了。有钱有势的追随者们都已经结婚生子成家立业了,如今真正经常来泡吧的同龄人几乎都是些穷光蛋。

  惠子几乎已经放弃了结婚的念头,酒吧里的常客山根却爆出了惊人的新闻。

  “山根的奥様(夫人)在家乡不幸出了车祸!”

  “他奔丧刚刚回来.....!”

  朋友们都知道,山根的奥様年青时是位当地有名的服装模特。是实打实的大美人!人到中年以后说啥也不想再在城市里生活了。在女儿出国留学以后又跟山根拌了两句嘴,这个女人毅然决然地独自一人私奔故里了。

  奥様这一走就是五六年。

  在这五六年的时间里,山根几乎长在了酒吧里。山根变成了惠子极少的还算满意的追随者之一。

  山根丧偶的消息像一块石头丢进了平静的池水里,惠子被震动了。

  惠子似乎打算抓住这次机会!

  她不想再放过“山根君”。

  (5)

  山根年轻的时候是位当地的名画家。

  伴随着日本经济发展的突飞猛进,山根的收入也是越来越高。有很多时候,他在酒吧里喝上点酒之后,随便画上几笔就会卖上一个好价钱。

  说他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年轻时候的山根君,在女人的眼里可是一个抢手的香饽饽。虽然他并没有正式的工作,可是眼瞅着他寥寥数笔就可以日进斗金的业绩......周围打他主意的女人还真的是不少。

  当然惠子只能勉强算是其中的一位漂亮女人。因为惠子不太喜欢大脸盘黑皮肤的男人,她曾经取笑山根说:

  “天一擦黑时,根本就看不见你......!”

  所以虽然年轻的惠子也非常欣赏山根的艺术才华,可是同一个有妇之夫她还是不想完完全全的勾搭到一起去。当然了,偶尔寂寞的时候凑到一起聊一聊天的事情,还是可以有滴。惠子可不只是这样轻飘飘的想一想,并且她也确实是这样实打实的去做了。

  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山根同自己有了一次零距离接触之后。就彻底地纠缠上了她。几乎所有惠子休息的日子里画家都想插上一腿,山根最大的优势就是不差钱儿。他就像惠子粘在上牙膛上的一块泡泡糖。吐掉了可惜嚼起来又是无滋无味,惠子觉得,自己也真的是巳经脱离了口吐泡泡糖的年龄段。

  惠子现在喜欢做有滋有味的事情。

  黑皮肤大脸盘的山根、经常会吃闭门羹......

  (七)

  今天山根有点懵了!

  惠子主动贴过来的事情还真是罕见。

  山根一着急,就忘记自己目前狼狈不堪的状况。他有些慌张地把自己还在麻木不仁的老脸凑了过去,山根本来就黑乎乎的面孔就像拳击选手练习腹肌用的沙球一样,硬梆梆鼓溜溜的。撞在惠子软绵绵白净净的脸蛋儿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弹。

  “死鬼!”

  本来飘过来的白气球飞了回去。惠子似乎有些气恼的骂了一句,她简直就是怒目圆睁。

  “你撞痛我了……!”

  看见惠子忍痛嗔痴的泪眼,山根一下子醒悟过来,他三把两把的把口腔里塞着的泡泡糖全都抠了出来,并且吱吱唔唔地嘟囔了一句:

  “恋人乐......嗯、嗯!”

  淫红色的血液顺着手指流了下来。他抠得有些着急,麻木不仁的嘴巴又不知深浅。一时间毫无知觉的嘴巴被他弄的血流不止。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儿被弄破了,没有什么痛感。山根尴尬地拿出来手帕,拼命的擦着,并且大声地道歉:

  “对不起!”

  “嗯,对不起……”

  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惠子意外的有些心痛了……

  这个山根还真的是有心,每一次在她的面前时嘴里总是塞满了恋人乐。这种口香糖在小城里是买不到的,这是一种早巳经过了时的味道,不特意下定单是搞不到手的。

  她心里立马升起了一股淡淡的暖意。

  惠子决定今天哪儿也不去了,就陪着山根高高兴兴地度过这一晚儿。

  至于齿科医生,也应该晾一晾,是结束这段无谋感情的时候了。

  她拿出一块早已写好的牌子挂到了酒吧的大门上。

  山根很熟悉这块牌子,他就无数次的吃过这块闭门羹。

  牌子上画了一个漂亮的美人跪在地上,下面是一行小字:

  “实在不好意思,由于个人身体健康的原因,请允许我休息一天。”

  画面上的这个美人,熟悉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惠子本人,当年还是山根在全盛时期免费为她制作的。

  也就是那一次,山根才勉强的给惠子留下了一点点好的印象。山根也没有想过这块牌子就好像是为他自己定作的,因为在以往的日子里,他就经常性的无数次撞上这块牌子。

  追捧白牡丹的男人毕竟是忒多了些!

  山根君根本就排不上号。

  (未完待续)

  

  老顽童讲日本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