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被执行死刑之后如果妻当时做到这两点悲剧也许不会发生

  文:高成渝

  图:来自网络(图片和文字内容无关)

  这里,是我曾经无比熟悉的地方,如今再来,却是完全不同的况味。

  我和妻坐在靠窗的位置,妻一直沉默,外面鲜有车来车往,前方那家酒店的霓虹不停的闪烁,让我隐约感到了藏在其间的喧嚷。

  

  应该算是一个寂静的夜晚。晚饭,我和妻就在一家徐州人开的餐馆吃的,地道的北方菜,来吃饭的人当中,大多是苏鲁豫皖交界处的口音。我们之所以来这里,更多的是为了聆听乡音,似乎那熟悉的乡音能够疗愈我潜在心底的伤。

  这里有着铭刻于心的记忆,记得儿子每次暑假从老家过来,我常常会带他来这里用餐。儿子爱吃南瓜炖鸡,也爱吃油炸知了猴,爱喝槐花汤,这么大的城市,或许只有这里能够满足。

  只是那时的每个瞬间,都幻化为无望的永恒。记忆它不会死去,它们承载着我们的悲伤和喜悦。

  人生的路上,注定要经历很多,顺境逆境,欢乐苦痛,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但每一段经历都是珍贵的,一位老同学对我说,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他的话,我只能一笑了之。

  但我知道,在人生的绝境和尽头,当你失去了所有的盼望和支撑时,你所能做的,唯有让心灵安歇。我很喜欢这句话:得力在乎平静安稳,得救在乎归回安息。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经历的苦难也大不同,有大有小,唯一能拯救的,只有你自己。

  很长一段时间,我在思考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其实每个人心中的答案都不一样。每个人来这世界上都有他的使命,提前完成的人就先走了,不管他人生答卷是0分还是100分,而留下来的人继续前行,也不断的校正自己的坐标和方向,做更好的自己。

  

  日复一日,回顾自己的人生,从天堂到地狱,是大家的爱和关怀,让我和妻慢慢在这荆棘之路,变得的勇敢,更加坚强。

  这一年的时光里,我和妻子彼此间有很多的抱怨,如今,儿子去了,很多事情也变得彻底释怀。在儿子被抓进看守所之日起,妻始终闭口不语。

  但如今再次谈起昔日的是是非非,我把儿子被判极刑,归结为命运,因为,人生前行的路上,没有假设,也没有如果。

  或许,妻做到以下两点,儿子和河南那个女孩(不是别人说的济宁)的命运:

  这是前些日子妻才告诉我的。她说,儿子出事的前两天,曾提出要8000元,说是同事借。一向谨慎的妻竟当场把钱给了他,按照我现在的推断,估计是和那女孩的矛盾相关,如果妻此时问的深层一些,估计儿子也有可能说出来。然而,妻终究未能。从而,孩子的脚步越陷越深,造就了再也无法挽回的局面。

  妻这样解释:儿子从小到大,一直都很独立听话,很少撒谎,他说的话,妻也就照单全收了。

  第二,儿子杀人后,告诉了妻,当时我在福建泉州出差。但妻没有鼓励孩子投案自首,而是选择了给儿子一笔钱,让他远走高飞。从而,也关闭了“量刑从轻”的大门。我知道,这是作为一个母爱的本能自私反应,不理智的感情取代了一切。为此,妻也因包庇罪获刑。

  虽然如今说这些已经于事无补,但无论对我们本身还是读者,都是一个教训,只是这个教训让我和妻痛入骨髓。

  

  我用文字记录些自己的心路历程,打发那些不眠的夜。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也许,就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吧。

  声明:本文为愚伯的自留地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