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白本色:白居易为何要勾引元稹的女人?

  

  ·峨眉山势接云霓,欲逐刘郎此路迷。

  “峨眉山势接云霓,欲逐刘郎此路迷。若似剡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溪。”这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写下的一首题为《与薛涛》的七言诗。其中第二句中“欲逐刘郎”颇引人玩味。白居易引用刘晨、阮肇入天台遇仙女的故事,但他不说不“刘郎逐仙女”,反而说“仙女逐刘郎”,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了解薛涛一生的人便知道这是白居易在嘲讽薛涛被唐朝另一位大诗人元稹始乱终弃的不堪往事。这显然是白居易那种隐藏在心底的吃不到葡萄反说葡萄酸的心理作祟,但是,从中也不难看出,白居易对薛涛垂涎三尺的程度之深。

  然而,让人感到更有意思的是,白居易在自编《白氏长庆集》的时候,并没有将这首诗时收录在内,只是将它收录在《外集》之中。因为白居易要约请元稹为《白氏长庆集》作序,所以他实在不好意思将自己嘲讽薛涛与元稹的诗句让元稹知道。这也可以看出,白居易一时心虚,唯恐让元稹知道自己对薛涛垂涎已久的觊觎之心。

  薛涛幼年随父亲薛郧流寓成都,八九岁能诗,父死家贫,十六岁遂堕入青楼,从良后定居浣花溪,却终身未嫁。薛涛姿容美艳,聪慧机敏,八岁能诗,洞晓音律,多才多艺,名动一时。唐德宗贞元年间,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召令她以歌伎而兼清客的身份出入幕府,并曾拟奏请朝廷授以秘书省校书郎的官衔,因无旧例可援,结果未能实现,但是,时人依然称之为“女校书”。

  薛涛因才貌双全,名动一时,当时如元稹、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等著名诗人纷纷前来与她诗文唱和。薛涛在居住浣花溪期间,自造桃红色的小彩笺,用以写诗。后人仿制,称为“薛涛笺”。晚年好作女道士装束,建造吟诗楼于碧鸡坊,在清幽的生活中度过晚年。王建在《寄蜀中薛涛校书》一诗中称赞道:“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

  在唐代女诗人中,薛涛和李冶、鱼玄机最为著名。薛涛与刘采春,鱼玄机,李冶,并称唐朝四大女诗人。据《名媛诗归》记载:“涛八九岁知音律,其父一日坐庭中,指井梧示之曰:‘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令涛续之,即应声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愀然久之”可见其才思之敏捷,不让须眉。

  薛涛与元稹一见钟情,当时薛涛已三十八岁,而元稹小薛涛十一岁。元稹九岁能文,十六岁明经及第,二十四岁授秘书省校书郎,二十八岁举制科对策第一,官拜左拾遗。是中唐时期与白居易齐名的诗人,因此世称“元白”。当时薛涛在诗坛早负盛名,让元稹十分仰慕,只恨无缘相见一面。直到元和四年,即公元809年,元稹出任监察御史,奉使按察两川,才有机会托人与薛涛相识。此时,三十八岁的薛涛,虽徐娘半老,但成熟且有魅力,才情俱备,也早闻元稹大名。因此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诗文唱和,好不惬意。当时,坠落风尘已久的薛涛对迎来送往的诗妓生涯早就感到厌倦,见到元稹,便有托身相许之意。她在《池上双鸟》一诗中说:“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诗中表达了她追求真情挚爱愿与元稹双宿双飞的期盼。

  然而,这一段缠绵缱绻的感情,却因数月后元稹离蜀返京、从此天涯两分而戛然中断。薛涛在《赠远》诗中说道:“知君未转秦关骑,日照千门掩袖啼。闺阁不知戎马事,月高还上望夫楼。”也许他们二人分手之际,元稹曾答应过薛涛以后前来相聚的愿望。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世有难料之情,原本比薛涛年轻并在宦海沉浮的元稹,自然不能坚守爱情。元稹对于薛涛的始乱终弃也就在所难免。身处蜀地的薛涛只有远望长安,掩袖悲叹,像所有盼望丈夫归来的妻子,在月缺月圆的时候,登上楼台,寄托一份怀旧的哀思。元稹与薛涛曾经缠绵悱恻的恋情虽然也许算得上一段才子佳人的千古佳话;但是,对于薛涛来说,却是一幕遥远凄清的风中记忆。从此薛涛悒郁寡欢,终身未嫁。

  然而,就在元稹对薛涛始乱终弃十多年之后,白居易却写了那首《与薛涛》的七言诗。个中的嘲讽之意和垂涎之情昭然若揭。其实,此时元稹虽然抛弃了薛涛,但薛涛仍然以元稹的外室自居,因此,白居易此时写诗给她显然有非分之想,趁机挑拨薛涛与元稹的关系,并向薛涛求欢之心不言自明。

  其实,白居易之所以要勾引元稹的女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元稹也曾经动了白居易的女人。在他的心目,自己和元稹的女人是不分彼此的。当年,元稹奉命按察两川回京后,抓住剑南东川节度使的腐败问题一查到底,竟然一口气掀翻了七个府县官员。此案一时振动朝野,元稹也因此出尽风头。此后不久,元稹再接再厉地又在山西查处了一桩腐败大案,致使山西一批府县官员纷纷落马。但是,他却得罪了大太监仇士良,第二年便被贬为江陵府士曹参军。

  唐穆宗长庆元年,即公元821年,经过一番奋发努力,元稹被提升为中书舍人,充翰林院承旨。第二年,便进居相位。但他仅仅干了三个月的宰相,便被贬为浙东按察使。此时,元稹身处浙东倍感寂寞,便时常与正在杭州主政的刺史白居易或诗文唱和,或饮宴取乐。当时,杭州青楼有个叫做玲珑的歌女,是白居易在杭州最欣赏的风尘女子。没想到元稹一见便难以忘怀,就向白居易借歌女玲珑一个月为自己享用。白居易和元稹,这两位唐代最著名的两位大诗人共享一名歌女,如此不堪的艳情绯闻以致成为了街谈巷议的千古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