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好人被120急救车拉走了,村民们都说他活该。

  

  张老三是村里的好人,他什么事情都为别人着想,他为村民们操的心比村长都多。

  按理说这样一个好人在村民中的口碑一定很好,你要是问村民这个问题,村民们都会摇摇头。村民们不会撒谎,他们也不会背后说别人的坏话,摇头是他们对张老三最客气的表达。

  那么问题来了,好人张老三为什么会给村民留下这样一个印象呢?

  好人分为很多种,张老三是最差的那种,他是假好人,他对村民的好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好,他平时对村民们客客气气,要是有了好事他对别人更加客气。这么说吧,利益当前他会主动把事情的弊端摆在桌面上,让别人主动放弃,而他坐收渔翁之利。

  有很多村民都吃过他的苦头。村民们不是傻瓜,一次被他骗了,两次被他骗了,第三次大家就不给他机会了。村民们不会打他,也不会骂他,大家会远远的躲着他。时间一长张老三在村里的人缘就不好了,有时张老三在路上遇到熟人,他热情地和对方打招呼,人家只是对他点点头,他这是拿自己的热脸往人家的冷屁股上贴,简直是自讨没趣。

  有人说了,你说得这么热闹,张老三到底是个什么人啊?你别忙,我举个例子给你听吧。

  去年张老三和陈老五一起赶集,他们都要买猪崽子,他们逛了好几个卖猪的摊位,最后在一个老头儿那里停住了。他们向老头儿打听猪崽子的价格,老头儿伸出了两根手指头,老头儿又往旁边指了指,那里有一头小黑猪,老头儿说那头猪只要160。

  陈老五有些心动了,他问那头猪为什么便宜,老头儿说来的时候那头猪被压了,走起路来有些打晃,卖相不好,所以卖的便宜。

  

  陈老五仔细打量那头小黑猪,它走起路来的确偏向一边,他有些犹豫不决。这时张老三把陈老五拉到一旁,开始给他上课了。

  张老三说:“老五啊,这头猪不能买啊,你看它走路打晃,说不定猪腿压出了毛病,你把这头猪买回家,搞不好还要花钱给它治病,买猪160再搭上百八十块钱治病,这是何苦呢?治好治不好还两说呢,你还不如直接买头好猪划算!”张老三瞄了一眼老头儿,小声嘀咕:,“再说了,那老头看上去贼溜溜的,他说的话也没准。”

  陈老五被说动了,他买回家一头好猪。

  张老三偷偷留下了老头儿的电话,他把那头有毛病的黑猪买回家了。几天后那头猪活蹦乱跳,和好猪没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大家就知道张老三是什么人了吧,他是村民心中的好人,是假好人。

  去年国庆节张老三在村民中露了大脸,他因为这件事还上了镇里的报纸呢。

  那天张老三和两个青年一起上山采山里红,那两个青年是他的邻居,一个叫周强,一个叫齐伟,他们三个人平时都在村里的啤酒厂上班,上班时他们一起走,下班时他们一起回,好的就像亲兄弟。

  

  山里红是村西头大山里长出来的野果子,其实就是野山楂。山里红是好东西,村里人都爱吃。每年国庆前后山里红就成熟了,很多村民都会山上去采。

  他们找到了一大片山里红,半个多钟头的功夫每人都采了一大袋,他们背着袋子高高兴兴往回走。

  山间小路崎岖不平,走起来并不容易,他们背着东西走得就更慢了。

  他们路过一片松树林时走在前面的周强忽然喊了一嗓子:“蘑菇!好大一片蘑菇啊!”他说着放下山里红就冲了过去。

  张老三和齐伟紧跟其后也靠了过去。

  果不其然,在前面的松树下有一大片橘黄色的蘑菇,村民们世代生活在这里,他们对山里的蘑菇很熟悉,有些蘑菇能吃,有些蘑菇有毒,正确辨认蘑菇是否有毒需要相当丰富的经验。

  三个人围拢在那片蘑菇旁边高兴得不得了。周强刚要动手采蘑菇,张老三喝住了他,他阴沉着脸发话了:“周强,我长你们十来岁,辨认蘑菇的本事比你们强多了,你先别忙着采,让我来看一看。”

  他有模有样地采下一朵蘑菇,在鼻子下闻了闻,又用手捏了捏,他斩钉截铁地说:“这蘑菇不能吃,有毒!”

  

  齐伟挠了挠头,他有些不太相信,嘴里嘟囔着,“看样子不像啊,这种蘑菇前一阵子我刚从南山采了一次,我吃了之后没什么事啊……”

  “你那是走运啊!”张老三拍了拍大腿,有些气愤地说:“因为蘑菇出事的人还少吗?你们也不长点记性,就在去年,村里的豁牙子不就是因为吃了蘑菇食物中毒了吗?幸亏发现的早,要是他那次耽搁时间长了,怕是命都没了!”

  豁牙子的事村民们都知道。张老三这么一说周强和齐伟都害怕了,他们看了看那片蘑菇,摇了摇头,各自背起自己的袋子往前走。

  走了没两步张老三说他想上厕所,他让周强和齐伟在前面等他,他跑到草丛里磨蹭了半天才出来。

  当天晚上六点多钟,一辆120急救车拉着警笛停在了张老三家门口,张老三被两个白大褂抬上了车,张老三的老婆趴在门口哭天抢地,“你个张老三啊,你是缺了大德了,那些蘑菇我说不能吃,你偏要吃,你这是急着投胎去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娘俩可怎么活啊……”

  村民们很快围拢过来,大家七嘴八舌一打听,事情很快就弄明白了。

  原来张老三在山上想法设法阻止周强和齐伟采蘑菇,他谎称上厕所,实际上他偷偷把那些蘑菇全都采了回来。

  他把蘑菇带回家后张老三的媳妇觉得蘑菇有问题,张老三却说她头发长见识短,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张老三炒了一盘鲜蘑菇,他一边喝酒一边独享,正当他洋洋得意的时候他开始口吐白沫,不一会儿就不省人事了。

  张老三的媳妇一看大事不妙,她慌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那辆急救车这才开到了他的家门口。幸亏张老三的媳妇报警及时,要不然张老三的老命真的保不住了。

  这件事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庄,奇怪的是大家没有一个人同情张老三,反倒有不少人拍手叫好,村民们都说张老三活该,说他是罪有应得。

  唉!张老三做人做到这种程度实在是太差劲了,他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

  96

  刘笑东

  8cd8b6e0 8c83 4e5b 83ea a74fa1316dac

  4.2

  2019.07.28 11:44

  字数 2178

  

  张老三是村里的好人,他什么事情都为别人着想,他为村民们操的心比村长都多。

  按理说这样一个好人在村民中的口碑一定很好,你要是问村民这个问题,村民们都会摇摇头。村民们不会撒谎,他们也不会背后说别人的坏话,摇头是他们对张老三最客气的表达。

  那么问题来了,好人张老三为什么会给村民留下这样一个印象呢?

  好人分为很多种,张老三是最差的那种,他是假好人,他对村民的好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好,他平时对村民们客客气气,要是有了好事他对别人更加客气。这么说吧,利益当前他会主动把事情的弊端摆在桌面上,让别人主动放弃,而他坐收渔翁之利。

  有很多村民都吃过他的苦头。村民们不是傻瓜,一次被他骗了,两次被他骗了,第三次大家就不给他机会了。村民们不会打他,也不会骂他,大家会远远的躲着他。时间一长张老三在村里的人缘就不好了,有时张老三在路上遇到熟人,他热情地和对方打招呼,人家只是对他点点头,他这是拿自己的热脸往人家的冷屁股上贴,简直是自讨没趣。

  有人说了,你说得这么热闹,张老三到底是个什么人啊?你别忙,我举个例子给你听吧。

  去年张老三和陈老五一起赶集,他们都要买猪崽子,他们逛了好几个卖猪的摊位,最后在一个老头儿那里停住了。他们向老头儿打听猪崽子的价格,老头儿伸出了两根手指头,老头儿又往旁边指了指,那里有一头小黑猪,老头儿说那头猪只要160。

  陈老五有些心动了,他问那头猪为什么便宜,老头儿说来的时候那头猪被压了,走起路来有些打晃,卖相不好,所以卖的便宜。

  

  陈老五仔细打量那头小黑猪,它走起路来的确偏向一边,他有些犹豫不决。这时张老三把陈老五拉到一旁,开始给他上课了。

  张老三说:“老五啊,这头猪不能买啊,你看它走路打晃,说不定猪腿压出了毛病,你把这头猪买回家,搞不好还要花钱给它治病,买猪160再搭上百八十块钱治病,这是何苦呢?治好治不好还两说呢,你还不如直接买头好猪划算!”张老三瞄了一眼老头儿,小声嘀咕:,“再说了,那老头看上去贼溜溜的,他说的话也没准。”

  陈老五被说动了,他买回家一头好猪。

  张老三偷偷留下了老头儿的电话,他把那头有毛病的黑猪买回家了。几天后那头猪活蹦乱跳,和好猪没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大家就知道张老三是什么人了吧,他是村民心中的好人,是假好人。

  去年国庆节张老三在村民中露了大脸,他因为这件事还上了镇里的报纸呢。

  那天张老三和两个青年一起上山采山里红,那两个青年是他的邻居,一个叫周强,一个叫齐伟,他们三个人平时都在村里的啤酒厂上班,上班时他们一起走,下班时他们一起回,好的就像亲兄弟。

  

  山里红是村西头大山里长出来的野果子,其实就是野山楂。山里红是好东西,村里人都爱吃。每年国庆前后山里红就成熟了,很多村民都会山上去采。

  他们找到了一大片山里红,半个多钟头的功夫每人都采了一大袋,他们背着袋子高高兴兴往回走。

  山间小路崎岖不平,走起来并不容易,他们背着东西走得就更慢了。

  他们路过一片松树林时走在前面的周强忽然喊了一嗓子:“蘑菇!好大一片蘑菇啊!”他说着放下山里红就冲了过去。

  张老三和齐伟紧跟其后也靠了过去。

  果不其然,在前面的松树下有一大片橘黄色的蘑菇,村民们世代生活在这里,他们对山里的蘑菇很熟悉,有些蘑菇能吃,有些蘑菇有毒,正确辨认蘑菇是否有毒需要相当丰富的经验。

  三个人围拢在那片蘑菇旁边高兴得不得了。周强刚要动手采蘑菇,张老三喝住了他,他阴沉着脸发话了:“周强,我长你们十来岁,辨认蘑菇的本事比你们强多了,你先别忙着采,让我来看一看。”

  他有模有样地采下一朵蘑菇,在鼻子下闻了闻,又用手捏了捏,他斩钉截铁地说:“这蘑菇不能吃,有毒!”

  

  齐伟挠了挠头,他有些不太相信,嘴里嘟囔着,“看样子不像啊,这种蘑菇前一阵子我刚从南山采了一次,我吃了之后没什么事啊……”

  “你那是走运啊!”张老三拍了拍大腿,有些气愤地说:“因为蘑菇出事的人还少吗?你们也不长点记性,就在去年,村里的豁牙子不就是因为吃了蘑菇食物中毒了吗?幸亏发现的早,要是他那次耽搁时间长了,怕是命都没了!”

  豁牙子的事村民们都知道。张老三这么一说周强和齐伟都害怕了,他们看了看那片蘑菇,摇了摇头,各自背起自己的袋子往前走。

  走了没两步张老三说他想上厕所,他让周强和齐伟在前面等他,他跑到草丛里磨蹭了半天才出来。

  当天晚上六点多钟,一辆120急救车拉着警笛停在了张老三家门口,张老三被两个白大褂抬上了车,张老三的老婆趴在门口哭天抢地,“你个张老三啊,你是缺了大德了,那些蘑菇我说不能吃,你偏要吃,你这是急着投胎去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娘俩可怎么活啊……”

  村民们很快围拢过来,大家七嘴八舌一打听,事情很快就弄明白了。

  原来张老三在山上想法设法阻止周强和齐伟采蘑菇,他谎称上厕所,实际上他偷偷把那些蘑菇全都采了回来。

  他把蘑菇带回家后张老三的媳妇觉得蘑菇有问题,张老三却说她头发长见识短,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张老三炒了一盘鲜蘑菇,他一边喝酒一边独享,正当他洋洋得意的时候他开始口吐白沫,不一会儿就不省人事了。

  张老三的媳妇一看大事不妙,她慌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那辆急救车这才开到了他的家门口。幸亏张老三的媳妇报警及时,要不然张老三的老命真的保不住了。

  这件事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庄,奇怪的是大家没有一个人同情张老三,反倒有不少人拍手叫好,村民们都说张老三活该,说他是罪有应得。

  唉!张老三做人做到这种程度实在是太差劲了,他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

  

  张老三是村里的好人,他什么事情都为别人着想,他为村民们操的心比村长都多。

  按理说这样一个好人在村民中的口碑一定很好,你要是问村民这个问题,村民们都会摇摇头。村民们不会撒谎,他们也不会背后说别人的坏话,摇头是他们对张老三最客气的表达。

  那么问题来了,好人张老三为什么会给村民留下这样一个印象呢?

  好人分为很多种,张老三是最差的那种,他是假好人,他对村民的好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好,他平时对村民们客客气气,要是有了好事他对别人更加客气。这么说吧,利益当前他会主动把事情的弊端摆在桌面上,让别人主动放弃,而他坐收渔翁之利。

  有很多村民都吃过他的苦头。村民们不是傻瓜,一次被他骗了,两次被他骗了,第三次大家就不给他机会了。村民们不会打他,也不会骂他,大家会远远的躲着他。时间一长张老三在村里的人缘就不好了,有时张老三在路上遇到熟人,他热情地和对方打招呼,人家只是对他点点头,他这是拿自己的热脸往人家的冷屁股上贴,简直是自讨没趣。

  有人说了,你说得这么热闹,张老三到底是个什么人啊?你别忙,我举个例子给你听吧。

  去年张老三和陈老五一起赶集,他们都要买猪崽子,他们逛了好几个卖猪的摊位,最后在一个老头儿那里停住了。他们向老头儿打听猪崽子的价格,老头儿伸出了两根手指头,老头儿又往旁边指了指,那里有一头小黑猪,老头儿说那头猪只要160。

  陈老五有些心动了,他问那头猪为什么便宜,老头儿说来的时候那头猪被压了,走起路来有些打晃,卖相不好,所以卖的便宜。

  

  陈老五仔细打量那头小黑猪,它走起路来的确偏向一边,他有些犹豫不决。这时张老三把陈老五拉到一旁,开始给他上课了。

  张老三说:“老五啊,这头猪不能买啊,你看它走路打晃,说不定猪腿压出了毛病,你把这头猪买回家,搞不好还要花钱给它治病,买猪160再搭上百八十块钱治病,这是何苦呢?治好治不好还两说呢,你还不如直接买头好猪划算!”张老三瞄了一眼老头儿,小声嘀咕:,“再说了,那老头看上去贼溜溜的,他说的话也没准。”

  陈老五被说动了,他买回家一头好猪。

  张老三偷偷留下了老头儿的电话,他把那头有毛病的黑猪买回家了。几天后那头猪活蹦乱跳,和好猪没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大家就知道张老三是什么人了吧,他是村民心中的好人,是假好人。

  去年国庆节张老三在村民中露了大脸,他因为这件事还上了镇里的报纸呢。

  那天张老三和两个青年一起上山采山里红,那两个青年是他的邻居,一个叫周强,一个叫齐伟,他们三个人平时都在村里的啤酒厂上班,上班时他们一起走,下班时他们一起回,好的就像亲兄弟。

  

  山里红是村西头大山里长出来的野果子,其实就是野山楂。山里红是好东西,村里人都爱吃。每年国庆前后山里红就成熟了,很多村民都会山上去采。

  他们找到了一大片山里红,半个多钟头的功夫每人都采了一大袋,他们背着袋子高高兴兴往回走。

  山间小路崎岖不平,走起来并不容易,他们背着东西走得就更慢了。

  他们路过一片松树林时走在前面的周强忽然喊了一嗓子:“蘑菇!好大一片蘑菇啊!”他说着放下山里红就冲了过去。

  张老三和齐伟紧跟其后也靠了过去。

  果不其然,在前面的松树下有一大片橘黄色的蘑菇,村民们世代生活在这里,他们对山里的蘑菇很熟悉,有些蘑菇能吃,有些蘑菇有毒,正确辨认蘑菇是否有毒需要相当丰富的经验。

  三个人围拢在那片蘑菇旁边高兴得不得了。周强刚要动手采蘑菇,张老三喝住了他,他阴沉着脸发话了:“周强,我长你们十来岁,辨认蘑菇的本事比你们强多了,你先别忙着采,让我来看一看。”

  他有模有样地采下一朵蘑菇,在鼻子下闻了闻,又用手捏了捏,他斩钉截铁地说:“这蘑菇不能吃,有毒!”

  

  齐伟挠了挠头,他有些不太相信,嘴里嘟囔着,“看样子不像啊,这种蘑菇前一阵子我刚从南山采了一次,我吃了之后没什么事啊……”

  “你那是走运啊!”张老三拍了拍大腿,有些气愤地说:“因为蘑菇出事的人还少吗?你们也不长点记性,就在去年,村里的豁牙子不就是因为吃了蘑菇食物中毒了吗?幸亏发现的早,要是他那次耽搁时间长了,怕是命都没了!”

  豁牙子的事村民们都知道。张老三这么一说周强和齐伟都害怕了,他们看了看那片蘑菇,摇了摇头,各自背起自己的袋子往前走。

  走了没两步张老三说他想上厕所,他让周强和齐伟在前面等他,他跑到草丛里磨蹭了半天才出来。

  当天晚上六点多钟,一辆120急救车拉着警笛停在了张老三家门口,张老三被两个白大褂抬上了车,张老三的老婆趴在门口哭天抢地,“你个张老三啊,你是缺了大德了,那些蘑菇我说不能吃,你偏要吃,你这是急着投胎去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娘俩可怎么活啊……”

  村民们很快围拢过来,大家七嘴八舌一打听,事情很快就弄明白了。

  原来张老三在山上想法设法阻止周强和齐伟采蘑菇,他谎称上厕所,实际上他偷偷把那些蘑菇全都采了回来。

  他把蘑菇带回家后张老三的媳妇觉得蘑菇有问题,张老三却说她头发长见识短,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张老三炒了一盘鲜蘑菇,他一边喝酒一边独享,正当他洋洋得意的时候他开始口吐白沫,不一会儿就不省人事了。

  张老三的媳妇一看大事不妙,她慌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那辆急救车这才开到了他的家门口。幸亏张老三的媳妇报警及时,要不然张老三的老命真的保不住了。

  这件事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庄,奇怪的是大家没有一个人同情张老三,反倒有不少人拍手叫好,村民们都说张老三活该,说他是罪有应得。

  唉!张老三做人做到这种程度实在是太差劲了,他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