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伦理】母子悲歌197

  前情回顾:堂哥告诉福安雪兰的情况,并叫他去献血,可他漠视不管。最终堂哥决定自己去献血。

  上一章? 漠视

  早上空气清新,堂哥骑自行车的速度也明显比平时快了。赶到医院的时候还不到八点钟,诊室都还没有医生上班。他锁好自行车,直接向病房走去。

  因为昨天打吊针有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雪兰已经退烧了。不过,因为她身体本来就羸弱,加之前天晚上手被割破流了不少血,她还十分虚弱,一直昏睡着没有醒过来。

  当堂哥悄悄走进病房时,雪兰还是闭着眼睛在睡觉,来宝则坐在雪兰的病床前就着白开水啃面包。

  怕吵醒雪兰,堂哥来到来宝跟前,俯下身子把嘴巴凑到来宝的耳朵跟前问:"婶婶好些了吗?"

  来宝瞧了一眼雪兰,她站起来做了个"嘘"的手势,便示意堂哥一起走向病房,直来到走廊的过道,来宝才停下来说:"她暂时退烧了,医生说眼下最该抓紧的就是输血,还说,只要输了血,一两天后就能出院。"

  "那就输血吧!你还等什么?"堂哥马上建议道。

  来宝看了一眼堂哥,才小声地问:"你不是说要叫我哥来献血吗?怎么会不见他踪影?"

  "唉,你嫂子不愿意让你哥来献血。"堂哥低下了头,用小如蚊子叫的声音回答道。

  "唉!"来宝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愁云笼罩。

  看着来宝的这副模样,堂哥心里隐隐作痛,他拍了拍来宝的肩膀说:"来宝,在家我就想好了,只要能让婶婶早点输血早点康复,我来到医院就去献血。"

  "堂哥,真的太感谢你了。"来宝心里的万千谢意只能用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来表达。

  堂哥冲着来宝微微一笑说:"自己人,别客气。"

  最终堂哥步伐坚定地朝献血处走去了,来宝则继续返回病房,守护着还在睡梦中的母亲。以前,她一直觉,在娘家遇上困难时,她都得孤身一人去面对。

  如今她才知道,原来堂哥一直都是这样默默地守护在自己身边,在自己不知所措时施以援手。一瞬间,她觉得堂哥要比自己那个不近人情的哥哥好上千百倍。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堂哥已经成功地献了血。他拿着献血证径直走向就诊雪兰那个医生的办公室,要求医生马上帮雪兰输血。

  医生结过献血证看了看,马上开单,让护士拿来两袋血浆去帮雪兰输血。当鲜红的血一点一滴流进雪兰的身体时,雪兰才从她悠长的梦中醒过来。

  雪兰醒来后,并没有马上睁开眼睛。她在病床上首先翻了个身,随即就伸了伸懒腰,这才慢悠悠地睁开眼睛。

  看着来宝及堂侄子就坐在床面前,雪兰惊愕地问:"我这是在哪儿?"

  "妈,这是医院,你都昏睡了一天一夜,吓死我了。"说到这,来宝的眼眶里噙满了泪花。

  "什么?我居然在医院里?"雪兰满腹疑云,她在竭力地想,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她只记得自己到厨房找水喝,结果水没有喝上,却在厨房里摔了一跤,后来她借着星光摸回房间,往割伤的手撒云南白药,之后她就完全不记得了。

  来宝看着母亲的这副神情,她不由得又问:"妈妈,你的手为什么会受伤?"

  "唉,别提了,还不是因为厨房里没有电,而我恰巧半夜口渴,到那找水喝,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手就被砍柴刀割破了。"雪兰又将那晚的事情经过回忆了一遍,这才慢条斯理地说。

  来宝朝着母亲的脸瞄了一眼,只见满脸纵横沟壑的母亲更苍老了,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写满了凄凉。这时,来宝心里五味杂陈,她不知道该如何帮助母亲解决面临的困境,让她过上稍微好点的生活。

  "婶婶,以后到了晚上你还是把开水壶拿回房间吧!"堂哥见大家都没有说话,便好心地给雪兰善意的提醒。

  雪兰张了张那张干瘪瘪的嘴巴笑了笑说:"对,就得用你这个办法。"

  "幸好你自己止了血,要不后果不堪设想。"说到这,堂哥试着设想婶婶受伤时的情形,心有余悸占据心扉。

  "医生说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呢?"雪兰明白,住院就到花钱,心里盼着能早点回去。

  来宝看了看雪兰,小声宽慰道:"妈,医生说只要输完这两袋血就能出院了。"

  "得花多少钱啊?"雪兰突然无比地心疼被自己这么白白浪费掉的钱。

  "妈,你只需好好养身体就是了,钱的事不用你操心。"来宝嘴上这么说着,实际上她也正为怎么开口问小张要钱而愁肠百结呢。

  想到还必须去筹钱,来宝安慰了几句母亲后,便叫堂哥在病床前看护母亲,她则回自己的成衣店。

  往时的这个时间,小张都是在看店的。可今天来宝回到店时,店门开着,却不见小张的踪影。本来她要和他商量拿店里的钱去给母亲付医药费的,但他不在店,来宝只能耐心地等待。

  又过了几分钟,隔壁店的小姑娘才发现来宝到店里来了,她告诉来宝说,小张去幼儿园开家长会了,还说他刚走不久,走的时候叫她帮看店。

  听了那小姑娘的话,来宝觉得小张没有那么快回来,而她实在也担心医院里的母亲。如此,她只能从裤兜里拿出开柜台的钥匙,把柜台打开,看看里面是不是放着钱。

  结果,来宝脸上的愁云一瞬间就被柜台上的钱一扫而光,居然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毕竟柜台李整整齐齐地放着一万块钱,来宝想若是拿这点钱去给母亲付医药费,一定绰绰有余了。

  不过,来宝想了想,只从柜台里抽出五千块钱放进口袋。因为早几天她就听小张说这几天该去进货了。思前想后,她认为自己不能把这钱能生钱的钱全部私自拿完。

  就在来宝拿着钱迈出店门口那一刻,她也突然间觉得,拿这么大额的钱给母亲治病自己不该这么自作主张,而是得和小张商量。

  唉,可是小张开家长会有可能要两个小时以后才回来呢!来宝觉得不能让母亲久等,便匆匆向医院走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