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哭着写信求我的朋友,现在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了

  曾经哭着写信求我的朋友,现在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了

  回老家几个月,每晚跟老妈沿着家门口的小路散步,一路上夜宵店比比皆是,为这座吃货小城平添了许多热闹。

  曾几何时,我最喜欢约朋友到夜宵店吃炒螺丝、小龙虾,而这段时间我喜欢一个人呆家着看书,写写字,没有找什么朋友吃一顿。

  一是觉得肚子的孩子应该不喜欢热闹,找上三朋四友聊天、吃夜宵、喝酒显得不适合;

  二是觉得无人可找,年少的伙伴丢的早丢了,疏远的早疏远了,删除的早删除了,找上偶尔联系的朋友,也不知说些什么。

  时间和空间拉开了我和朋友的距离,渐渐地越来越陌生,直到彼此相忘……

  记忆中,老家也有曾经相交十多年的朋友。

  比如,小君是其中一个。

  算起来有8年时间没有和她联系了,8年前,我主动删除拉黑她的QQ和电话号码。

  3年前,她在班级微信群加我,给我留言,我一概没有回复,没有加她。

  我和小君大约从初一开始交往,直到大学毕业后的好几年,和她交朋友的时间够长,但留给我记忆却很少美好,更多的只有伤痛。

  小君从小是个学霸,热爱学习,争强好胜,看不得别人比她优秀。

  她之所以喜欢和我泡一起,大概因为我性格比较柔弱,恰好和她强势的个性互补。

  还有,那次她竞选班级干部落选,我第一个站出来联合其他同学帮助她竞选成功。

  自那以后,她老喜欢找我玩,写作业一起写,买零食一起去买,回家一起回,逛街一起逛,不知不觉就成了别人眼中一对形影不离的闺蜜。

  课余时间,她喜欢和我聊一些私人问题,比如感情。

  她第一次问我喜欢班上哪个男生,说和我互换秘密,谁也不能往外说。

  我信了她,把暗恋男生的名字写在小纸条给她,她拿过去看一脸狡邪的笑,我打开她给我的小纸条一看,什么也没有。

  我被她骗取了隐私,那时第一次觉得她太阴险,太可怕。

  更可恶的在后面,她骗取我隐私后四处散布,弄得喜欢那男生的女生们纷纷仇视我,陷我于不堪的境地。

  说实话,从我知道她出卖我那一刻,恨不得抽她一个耳光,彻底和她绝交。

  她却厚颜无耻,死活不承认自己背叛我,硬谎称说是另一个朋友出卖我。

  事实上,我只对她一个人说过那个秘密,不可能是其他人出卖我。

  她面无改色,继续缠着我做朋友。

  她强势霸道,不听她的话,她就生气,生完气又回头找我玩。

  哭着给我写信道歉,称我是她最好的朋友。

  信中哭诉她从小父母离异过得不幸福,把自己说得多可怜,看完我心软一地,回到她身边,一呆就是十多年。

  上高中她去了另一座小城,每个学期都和我书信往来。

  或许距离产生美,和她保持距离相处,感情反而更好。

  她每次一回老家,第一时间就找我。

  我俩可以从早泡到晚,从晚上睡在一起,再一起聊天聊到天亮。

  从青春期的考试升级、网吧游戏、到男生女生们的爱恨情仇,

  哪怕一夜不睡觉也要聊到尽兴为止。

  离得时间多,聚的时间少,快乐就多,伤害就少。

  高中三年大约是我对她印象最好的时期,也是这段关系的蜜月期。

  可惜,一段错误的关系,快乐有限,甜蜜有期。

  大学时代的我们,各自忙着谈恋爱,留给友谊的空间大大缩小,书信和电话联系的越来越少。

  不过每次假期回老家,她还是会找我。

  她喜欢在我面前一边炫耀自己的成绩多好,男朋友多好,一边贬损我多差,男朋友多差。

  每次一听她满嘴讥讽,我都想删除她,彻底离开她。

  每当想起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身边,又于心不忍。

  于是,接着一年又一年我将就、凑合她的臭脾气和杠精表情。

  我的脸皮够厚,为了一个讥讽伤害我的朋友,不肯放下一段时间累积的情谊。

  如果不是发生一件让我看来是场噩梦的事,我想,我也许还会将就她很多年。

  大学毕业后,我和男朋友分了手。

  小君给我介绍了个男人,在我面前猛夸他的好。

  男人长得一双我喜欢的大长腿,还有一副性感磁性的嗓音,我的心很快被他的攻陷。

  加上小君总在耳旁吹枕边风,把我脑袋洗得对他越陷越深,爱他,爱到了不可自拔。

  就在我和男人打得火热时,小君和男朋友分手了,看我过得甜蜜于心不甘。

  她画风突转,开始使劲说男人的不是,甚至揭穿他曾经的老底,让我对他产生疑心。

  有次,我和他吵了起来,小君帮我骂他,劝我分手,见我犹豫不决,抢我手机过去,直接给他发信息说要分手。

  气头上的他,答应了分手。

  让人心寒的不是男人,而是小君。

  分手不到一个月,我就收到小君和男人恋爱的消息。

  小君曾在我耳边狠劲说男人不是,骂男人不好,一切或许都是她蓄谋已久,她爱情受挫,见不得我爱情甜蜜,恨不得一拆为快,占为己有。

  而我对这份感情的付出,瞬间灰飞烟灭。

  眼看小君拉着男人的手得意扬扬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感受到一种今生绝无仅有的耻辱。

  这个画面有多残忍,一个最好的朋友,一个最爱的男人。双双背叛我,双双弃我的感受于不顾。

  小君装作若无其事,解释说是男人看上她,纠缠她的。

  其实无论她说什么,我对她都已是心灰意冷。

  为此,我伤心了很多年,后来我得到了更好的爱情,但这段痛心的往事,就如烙刻在身体上的一个刀口,每每想起都是锥心的痛。

  8年前,我狠下心删除拉黑了纠葛多年的发小小君。

  也许我的悲剧一开始就由自己酿造的,不该去帮助一个不懂感恩的人,不该对本质都是渣滓的人抱有任何幻想,不该对一次次伤害自己人手软……

  一开始没有小君的生活有些不习惯,就和刚戒掉鸦片一样内心空空如也。

  时间一久,反倒觉得一身轻松自在,再也没有那些可恶的讥讽,可怕的伤害。

  没有人喜欢孤独,只是不愿随便交朋友。

  任3年前,小君如何在微信群加我,我也不再愿意去交一个对我只有欺骗和伤害的朋友。

  这几年,被我删除和拉黑的朋友有那么一些,有的和小君一样从小陪我一起长大却见不得我好,有的刚认识不久就言语不逊。

  世上并非所有人都适合做朋友。

  放弃某些人,看起来有些残忍,但却对得起自己的人生。

  你的人生不需要志不同道不合的人随行,你的未来不能毁在一心见不得你好的人身上。

  既然某些人给你的生命带来不了糖果,也不要给他们下手给你下毒的机会。

  和他们挥挥手,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天涯何处无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