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潜规则——职场非小白



  第一篇:初入职场

  叶小圣,方头大耳,眼睛不大,妥妥的职场九零后,担任了大学四年的宣传部长,是个有抱负有理想的青年,走出校园时,他已经阅读完所有关于职场励志的教材,准备在职场拼杀一番,直至功成名就。

  校招即将开始,叶小圣所在的学校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一所211,叶小圣学的专业是中文系,一个说好不好,说赖不赖的专业。叶小圣学这专业时,有着很崇高的理想——成为一名作家,可是,大学四年,叶小圣突然明白作家这条路快速敛财太难。

  所以,他决定转向经济领域,利用这四年熟读各类财经文章,早有鸿愿——先入职一家财经媒体就职,接着致力于往仕途这条路上趟趟。

  5月9日,叶小圣正式开始实习,手握N家业内著名财经媒体的offer,经过几番思虑后,选择了一家公司总部在上海的业内著名财经媒体Z公司开始实习。

  入司第一天,叶小圣被安排在一个老记者名下实习,所谓的老记者,年方四十,浓眉大眼,秃顶,穿着正式,一副现代老学究的模样。老记者特别崇拜鲁迅,喜欢听罗大佑和李宗盛的歌,最大的爱好,一烟一酒。但烟量不大,也不酗酒,会克制自己,家有一儿一女,房贷三百万,车贷三十万,其妻在一家外资企业从事着HR管理工作。

  叶小圣第一天请老记者吃了个晚饭,老记者真名莫开,全社上下都叫他老莫,这一顿晚饭,叶小圣把老记者的家庭情况摸的一清二楚,把老莫也摸的一清二楚。他断定,跟着他可以快速知道公司状况,但他不会是一个好师傅或好榜样。因为老莫在社中威信有限,混了二十年职场还是个光棍司令,说明智商情商相当有限。他可不想浪费时间二十年后成为那样一个人。

  但是,老莫有个大优点——善良,言无不尽!可以加速叶小圣了解整个公司的情况,能够了如指掌后再行下一步计划。

  一周后,叶小圣对自己的工作已经得心应手,他的工作内容主要有两个,一是随老莫做采编,确定热点话题;二是做所有会议的会议纪要。

  别看这两个工作内容好像无足轻重,但要做好是需要考验其智商的。热点话题关乎报纸是否畅销,会议纪要重点抓住哪些人讲的内容做深刻阐发非常重要!因为会议纪要抄送给所有与会人员。

  叶小圣在会议纪要上是下足了功夫。

  例如:社长叶馨每次讲话内容特别简短,没有做太多解释,副社长黄林每次开会却滔滔不绝,说不到重点。这两人的会议纪要叶小圣特别留意,总是会把叶馨的内容丰富化,根据不同与会人员的理解做阐释,尽自己的能力使内容看起来丰富又值得耐人寻味,将副社长黄林的内容总结归纳,提炼出重点。

  每次会议记要后,他都要先提交两位社长审阅,免得出错。这一来二去,两位社长对他开始颇生好感。

  日复一日,转眼快入职一个月了,叶小圣有点急躁,得知社长助理因病长休假了,他很想谋得社长助理一职,他担心很快又有一批应届小白入职,且来自各大名校。

  叶小圣想在这批应届小白入职前占得先机,把自己的地位巩固下来。

  他私下从老莫那里了解到,全社人员最怕的工作就是给报社拉广告,因为这项工作需要有业务能力,而且也只有这项工作能够快速晋升,因为给报社创收才是报社功臣!

  叶小圣决定以此为突破口,来个一鸣惊人!

  机会说来就来。

  这天早上,叶小圣一进办公室,手里还拿着从早餐摊点上买来的油条豆浆,老莫就拽着他:“赶紧去开会,出大事了。”叶小圣把豆浆油条扔办公桌上,连忙随着老莫走进会议室。

  社长正一脸凝重地坐在正中央:“人都到齐了吧,会议马上开始。”

  叶小圣环顾一周,发现入职以来还是第一次全员开会。

  “正大出事了,所以原定的首页广告要撤消,后天就要截稿。事情万分紧急,动员全员来招商,这次的版面价格可以商量。谁要是解决了这个问题,目前社长助理的这个空缺可以让他顶上。任何人只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看司龄,不分年龄。请大家各显神通吧,至于价格这些都可以直接来找我商议”。

  社长这一番话,立刻引起全场骚动,六十来人挤成的会议室本就密不透风,这一骚动,声音分贝震得人心颤动。

  “散会,散会!”社长一宣布,人开始从会议室四散开去。

  叶小圣心里暗暗欣喜:“机会来了!”他刚入社时,开私立医院的舅舅就曾咨询过他,在晚报上发广告的费用是多少?叶小圣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回到坐位,立马拿起电话给舅舅打过去。

  “老舅,有个好机会,我这里有个客户临时被撤稿,现在补版广告,你要不要上广告。”

  “多少钱?”

  “你准备多少钱上?我可以去沟通。”叶小圣心里开始有个主意——决定原价给舅,如果舅钱不肯出足,他就让他爸妈把差价补上。

  ?“三万吧”。电话里传来舅的声音。

  “好,我一会儿给你答复。”放下电话,叶小圣问老莫:“老哥,这个版面广告原价多少?”

  “五万吧。”老莫正一边翻着通讯录一边随口答道。

  “刚才社长不说了,价格好商量。你可以去找社长聊。”老莫热心地提醒叶小圣。

  叶小圣用眼扫了一圈办公室,看见所有人都在拨电话,全价合作的主意打定,又一个电话拨给了老母亲。

  叶小圣母亲是个保险公司的培训师,正好培训刚结束。

  “小圣,啥事?”

  “妈,给个2万。”

  “派啥用?”

  小圣添油加醋地把他的主意和母亲说了,母亲二话没说夸他这主意好:“放心,我帮你搞定!”

  她挂完叶小圣的电话,接着就给哥哥拨了个电话。

  “事情搞定,你去操作吧!”

  叶小圣问老莫:“是不是还要合同的?找谁拿合同?”

  “法务部,你去找法务部拿标准合同。”

  叶小圣已经顾不得桌上的豆浆油条,便迅速到了法务部,把广告的标准合同拿到手。

  他让老莫教他如何填写广告合同,热心的老莫直接替他全部写完,最后让他在广告联系人那空白处签下叶小圣自己的名字。

  老莫拍了拍了叶小圣的肩膀:“原价谈下,你真牛!找社长签字盖章”

  叶小圣没和老莫说实情,拿着广告合同直奔社长办公室。

  “帮个忙,这次可以给你价格低点……”刚走进社长办公室,就听见社长在电话。

  叶小圣心里暗喜,幸亏全价拿下,否则不知道多少人会参与竞争呢。

  他敲了敲社长办公室的门,整了整衣领。

  “进来!”

  “合同我签好了。需要社长签字才能盖章”叶小圣情绪控制的很好,语速平稳地向社长叶馨陈述。

  叶馨拿过合同一看,那合作金额伍万映入眼帘,喜不自胜:“厉害呀,原价签成。”也许是怕客户会反悔,马上签下了字。

  “好了,看来社长助理这位置现在就是你的了!……不过,要等预付款到账,我才能宣布唷!”叶馨看着叶小圣又意味深长地补上一句。

  “没事,我主要是想解决问题。”

  “好小子,有出息。”社长用力捶了叶小圣一拳。

  叶馨看着叶小圣走出房间,暗自嘀咕了一句:“这小子不简单,得查查他的来头。”

  叶小圣出了社长办公室径直走向法务部,章敲好,他传真给了老舅,并要求老舅把所有资质文件都发过来,50%的预付款立马汇过来。

  第二天一早,社长宣布,叶小圣正式转正为公司正式员工,转正后的岗位:社长助理。

  这是叶小圣入职的第38天!这38天里也包含了周末双休日!

  96

  梅蕊新说

  2019.08.03 11:57

  字数 2677

  第一篇:初入职场

  叶小圣,方头大耳,眼睛不大,妥妥的职场九零后,担任了大学四年的宣传部长,是个有抱负有理想的青年,走出校园时,他已经阅读完所有关于职场励志的教材,准备在职场拼杀一番,直至功成名就。

  校招即将开始,叶小圣所在的学校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一所211,叶小圣学的专业是中文系,一个说好不好,说赖不赖的专业。叶小圣学这专业时,有着很崇高的理想——成为一名作家,可是,大学四年,叶小圣突然明白作家这条路快速敛财太难。

  所以,他决定转向经济领域,利用这四年熟读各类财经文章,早有鸿愿——先入职一家财经媒体就职,接着致力于往仕途这条路上趟趟。

  5月9日,叶小圣正式开始实习,手握N家业内著名财经媒体的offer,经过几番思虑后,选择了一家公司总部在上海的业内著名财经媒体Z公司开始实习。

  入司第一天,叶小圣被安排在一个老记者名下实习,所谓的老记者,年方四十,浓眉大眼,秃顶,穿着正式,一副现代老学究的模样。老记者特别崇拜鲁迅,喜欢听罗大佑和李宗盛的歌,最大的爱好,一烟一酒。但烟量不大,也不酗酒,会克制自己,家有一儿一女,房贷三百万,车贷三十万,其妻在一家外资企业从事着HR管理工作。

  叶小圣第一天请老记者吃了个晚饭,老记者真名莫开,全社上下都叫他老莫,这一顿晚饭,叶小圣把老记者的家庭情况摸的一清二楚,把老莫也摸的一清二楚。他断定,跟着他可以快速知道公司状况,但他不会是一个好师傅或好榜样。因为老莫在社中威信有限,混了二十年职场还是个光棍司令,说明智商情商相当有限。他可不想浪费时间二十年后成为那样一个人。

  但是,老莫有个大优点——善良,言无不尽!可以加速叶小圣了解整个公司的情况,能够了如指掌后再行下一步计划。

  一周后,叶小圣对自己的工作已经得心应手,他的工作内容主要有两个,一是随老莫做采编,确定热点话题;二是做所有会议的会议纪要。

  别看这两个工作内容好像无足轻重,但要做好是需要考验其智商的。热点话题关乎报纸是否畅销,会议纪要重点抓住哪些人讲的内容做深刻阐发非常重要!因为会议纪要抄送给所有与会人员。

  叶小圣在会议纪要上是下足了功夫。

  例如:社长叶馨每次讲话内容特别简短,没有做太多解释,副社长黄林每次开会却滔滔不绝,说不到重点。这两人的会议纪要叶小圣特别留意,总是会把叶馨的内容丰富化,根据不同与会人员的理解做阐释,尽自己的能力使内容看起来丰富又值得耐人寻味,将副社长黄林的内容总结归纳,提炼出重点。

  每次会议记要后,他都要先提交两位社长审阅,免得出错。这一来二去,两位社长对他开始颇生好感。

  日复一日,转眼快入职一个月了,叶小圣有点急躁,得知社长助理因病长休假了,他很想谋得社长助理一职,他担心很快又有一批应届小白入职,且来自各大名校。

  叶小圣想在这批应届小白入职前占得先机,把自己的地位巩固下来。

  他私下从老莫那里了解到,全社人员最怕的工作就是给报社拉广告,因为这项工作需要有业务能力,而且也只有这项工作能够快速晋升,因为给报社创收才是报社功臣!

  叶小圣决定以此为突破口,来个一鸣惊人!

  机会说来就来。

  这天早上,叶小圣一进办公室,手里还拿着从早餐摊点上买来的油条豆浆,老莫就拽着他:“赶紧去开会,出大事了。”叶小圣把豆浆油条扔办公桌上,连忙随着老莫走进会议室。

  社长正一脸凝重地坐在正中央:“人都到齐了吧,会议马上开始。”

  叶小圣环顾一周,发现入职以来还是第一次全员开会。

  “正大出事了,所以原定的首页广告要撤消,后天就要截稿。事情万分紧急,动员全员来招商,这次的版面价格可以商量。谁要是解决了这个问题,目前社长助理的这个空缺可以让他顶上。任何人只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看司龄,不分年龄。请大家各显神通吧,至于价格这些都可以直接来找我商议”。

  社长这一番话,立刻引起全场骚动,六十来人挤成的会议室本就密不透风,这一骚动,声音分贝震得人心颤动。

  “散会,散会!”社长一宣布,人开始从会议室四散开去。

  叶小圣心里暗暗欣喜:“机会来了!”他刚入社时,开私立医院的舅舅就曾咨询过他,在晚报上发广告的费用是多少?叶小圣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回到坐位,立马拿起电话给舅舅打过去。

  “老舅,有个好机会,我这里有个客户临时被撤稿,现在补版广告,你要不要上广告。”

  “多少钱?”

  “你准备多少钱上?我可以去沟通。”叶小圣心里开始有个主意——决定原价给舅,如果舅钱不肯出足,他就让他爸妈把差价补上。

  ?“三万吧”。电话里传来舅的声音。

  “好,我一会儿给你答复。”放下电话,叶小圣问老莫:“老哥,这个版面广告原价多少?”

  “五万吧。”老莫正一边翻着通讯录一边随口答道。

  “刚才社长不说了,价格好商量。你可以去找社长聊。”老莫热心地提醒叶小圣。

  叶小圣用眼扫了一圈办公室,看见所有人都在拨电话,全价合作的主意打定,又一个电话拨给了老母亲。

  叶小圣母亲是个保险公司的培训师,正好培训刚结束。

  “小圣,啥事?”

  “妈,给个2万。”

  “派啥用?”

  小圣添油加醋地把他的主意和母亲说了,母亲二话没说夸他这主意好:“放心,我帮你搞定!”

  她挂完叶小圣的电话,接着就给哥哥拨了个电话。

  “事情搞定,你去操作吧!”

  叶小圣问老莫:“是不是还要合同的?找谁拿合同?”

  “法务部,你去找法务部拿标准合同。”

  叶小圣已经顾不得桌上的豆浆油条,便迅速到了法务部,把广告的标准合同拿到手。

  他让老莫教他如何填写广告合同,热心的老莫直接替他全部写完,最后让他在广告联系人那空白处签下叶小圣自己的名字。

  老莫拍了拍了叶小圣的肩膀:“原价谈下,你真牛!找社长签字盖章”

  叶小圣没和老莫说实情,拿着广告合同直奔社长办公室。

  “帮个忙,这次可以给你价格低点……”刚走进社长办公室,就听见社长在电话。

  叶小圣心里暗喜,幸亏全价拿下,否则不知道多少人会参与竞争呢。

  他敲了敲社长办公室的门,整了整衣领。

  “进来!”

  “合同我签好了。需要社长签字才能盖章”叶小圣情绪控制的很好,语速平稳地向社长叶馨陈述。

  叶馨拿过合同一看,那合作金额伍万映入眼帘,喜不自胜:“厉害呀,原价签成。”也许是怕客户会反悔,马上签下了字。

  “好了,看来社长助理这位置现在就是你的了!……不过,要等预付款到账,我才能宣布唷!”叶馨看着叶小圣又意味深长地补上一句。

  “没事,我主要是想解决问题。”

  “好小子,有出息。”社长用力捶了叶小圣一拳。

  叶馨看着叶小圣走出房间,暗自嘀咕了一句:“这小子不简单,得查查他的来头。”

  叶小圣出了社长办公室径直走向法务部,章敲好,他传真给了老舅,并要求老舅把所有资质文件都发过来,50%的预付款立马汇过来。

  第二天一早,社长宣布,叶小圣正式转正为公司正式员工,转正后的岗位:社长助理。

  这是叶小圣入职的第38天!这38天里也包含了周末双休日!

  第一篇:初入职场

  叶小圣,方头大耳,眼睛不大,妥妥的职场九零后,担任了大学四年的宣传部长,是个有抱负有理想的青年,走出校园时,他已经阅读完所有关于职场励志的教材,准备在职场拼杀一番,直至功成名就。

  校招即将开始,叶小圣所在的学校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一所211,叶小圣学的专业是中文系,一个说好不好,说赖不赖的专业。叶小圣学这专业时,有着很崇高的理想——成为一名作家,可是,大学四年,叶小圣突然明白作家这条路快速敛财太难。

  所以,他决定转向经济领域,利用这四年熟读各类财经文章,早有鸿愿——先入职一家财经媒体就职,接着致力于往仕途这条路上趟趟。

  5月9日,叶小圣正式开始实习,手握N家业内著名财经媒体的offer,经过几番思虑后,选择了一家公司总部在上海的业内著名财经媒体Z公司开始实习。

  入司第一天,叶小圣被安排在一个老记者名下实习,所谓的老记者,年方四十,浓眉大眼,秃顶,穿着正式,一副现代老学究的模样。老记者特别崇拜鲁迅,喜欢听罗大佑和李宗盛的歌,最大的爱好,一烟一酒。但烟量不大,也不酗酒,会克制自己,家有一儿一女,房贷三百万,车贷三十万,其妻在一家外资企业从事着HR管理工作。

  叶小圣第一天请老记者吃了个晚饭,老记者真名莫开,全社上下都叫他老莫,这一顿晚饭,叶小圣把老记者的家庭情况摸的一清二楚,把老莫也摸的一清二楚。他断定,跟着他可以快速知道公司状况,但他不会是一个好师傅或好榜样。因为老莫在社中威信有限,混了二十年职场还是个光棍司令,说明智商情商相当有限。他可不想浪费时间二十年后成为那样一个人。

  但是,老莫有个大优点——善良,言无不尽!可以加速叶小圣了解整个公司的情况,能够了如指掌后再行下一步计划。

  一周后,叶小圣对自己的工作已经得心应手,他的工作内容主要有两个,一是随老莫做采编,确定热点话题;二是做所有会议的会议纪要。

  别看这两个工作内容好像无足轻重,但要做好是需要考验其智商的。热点话题关乎报纸是否畅销,会议纪要重点抓住哪些人讲的内容做深刻阐发非常重要!因为会议纪要抄送给所有与会人员。

  叶小圣在会议纪要上是下足了功夫。

  例如:社长叶馨每次讲话内容特别简短,没有做太多解释,副社长黄林每次开会却滔滔不绝,说不到重点。这两人的会议纪要叶小圣特别留意,总是会把叶馨的内容丰富化,根据不同与会人员的理解做阐释,尽自己的能力使内容看起来丰富又值得耐人寻味,将副社长黄林的内容总结归纳,提炼出重点。

  每次会议记要后,他都要先提交两位社长审阅,免得出错。这一来二去,两位社长对他开始颇生好感。

  日复一日,转眼快入职一个月了,叶小圣有点急躁,得知社长助理因病长休假了,他很想谋得社长助理一职,他担心很快又有一批应届小白入职,且来自各大名校。

  叶小圣想在这批应届小白入职前占得先机,把自己的地位巩固下来。

  他私下从老莫那里了解到,全社人员最怕的工作就是给报社拉广告,因为这项工作需要有业务能力,而且也只有这项工作能够快速晋升,因为给报社创收才是报社功臣!

  叶小圣决定以此为突破口,来个一鸣惊人!

  机会说来就来。

  这天早上,叶小圣一进办公室,手里还拿着从早餐摊点上买来的油条豆浆,老莫就拽着他:“赶紧去开会,出大事了。”叶小圣把豆浆油条扔办公桌上,连忙随着老莫走进会议室。

  社长正一脸凝重地坐在正中央:“人都到齐了吧,会议马上开始。”

  叶小圣环顾一周,发现入职以来还是第一次全员开会。

  “正大出事了,所以原定的首页广告要撤消,后天就要截稿。事情万分紧急,动员全员来招商,这次的版面价格可以商量。谁要是解决了这个问题,目前社长助理的这个空缺可以让他顶上。任何人只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看司龄,不分年龄。请大家各显神通吧,至于价格这些都可以直接来找我商议”。

  社长这一番话,立刻引起全场骚动,六十来人挤成的会议室本就密不透风,这一骚动,声音分贝震得人心颤动。

  “散会,散会!”社长一宣布,人开始从会议室四散开去。

  叶小圣心里暗暗欣喜:“机会来了!”他刚入社时,开私立医院的舅舅就曾咨询过他,在晚报上发广告的费用是多少?叶小圣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回到坐位,立马拿起电话给舅舅打过去。

  “老舅,有个好机会,我这里有个客户临时被撤稿,现在补版广告,你要不要上广告。”

  “多少钱?”

  “你准备多少钱上?我可以去沟通。”叶小圣心里开始有个主意——决定原价给舅,如果舅钱不肯出足,他就让他爸妈把差价补上。

  ?“三万吧”。电话里传来舅的声音。

  “好,我一会儿给你答复。”放下电话,叶小圣问老莫:“老哥,这个版面广告原价多少?”

  “五万吧。”老莫正一边翻着通讯录一边随口答道。

  “刚才社长不说了,价格好商量。你可以去找社长聊。”老莫热心地提醒叶小圣。

  叶小圣用眼扫了一圈办公室,看见所有人都在拨电话,全价合作的主意打定,又一个电话拨给了老母亲。

  叶小圣母亲是个保险公司的培训师,正好培训刚结束。

  “小圣,啥事?”

  “妈,给个2万。”

  “派啥用?”

  小圣添油加醋地把他的主意和母亲说了,母亲二话没说夸他这主意好:“放心,我帮你搞定!”

  她挂完叶小圣的电话,接着就给哥哥拨了个电话。

  “事情搞定,你去操作吧!”

  叶小圣问老莫:“是不是还要合同的?找谁拿合同?”

  “法务部,你去找法务部拿标准合同。”

  叶小圣已经顾不得桌上的豆浆油条,便迅速到了法务部,把广告的标准合同拿到手。

  他让老莫教他如何填写广告合同,热心的老莫直接替他全部写完,最后让他在广告联系人那空白处签下叶小圣自己的名字。

  老莫拍了拍了叶小圣的肩膀:“原价谈下,你真牛!找社长签字盖章”

  叶小圣没和老莫说实情,拿着广告合同直奔社长办公室。

  “帮个忙,这次可以给你价格低点……”刚走进社长办公室,就听见社长在电话。

  叶小圣心里暗喜,幸亏全价拿下,否则不知道多少人会参与竞争呢。

  他敲了敲社长办公室的门,整了整衣领。

  “进来!”

  “合同我签好了。需要社长签字才能盖章”叶小圣情绪控制的很好,语速平稳地向社长叶馨陈述。

  叶馨拿过合同一看,那合作金额伍万映入眼帘,喜不自胜:“厉害呀,原价签成。”也许是怕客户会反悔,马上签下了字。

  “好了,看来社长助理这位置现在就是你的了!……不过,要等预付款到账,我才能宣布唷!”叶馨看着叶小圣又意味深长地补上一句。

  “没事,我主要是想解决问题。”

  “好小子,有出息。”社长用力捶了叶小圣一拳。

  叶馨看着叶小圣走出房间,暗自嘀咕了一句:“这小子不简单,得查查他的来头。”

  叶小圣出了社长办公室径直走向法务部,章敲好,他传真给了老舅,并要求老舅把所有资质文件都发过来,50%的预付款立马汇过来。

  第二天一早,社长宣布,叶小圣正式转正为公司正式员工,转正后的岗位:社长助理。

  这是叶小圣入职的第38天!这38天里也包含了周末双休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