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思维杂谈(一)



  爱因斯坦说,“问题不可能由导致这种问题的思维方式来解决”

  MOAC创始人陈小虎说:“区块链中只有5%是技术创新,剩下的95%是思维方式的转变”。

  最近和一些合作伙伴交流区块链的应用的时候,经常会被问到,我们这个问题不用区块链解决行不行?99%的场景下,答案是可以不用区块链。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呢?

  问题出在想象力,而不是对问题的理解力上。

  因为你提出的问题,都是基于对已知的场景提出的。

  在没有汽车之前,你问人们需要什么样的车,大家会说我需要一辆更快的马车。

  有一个调查说,让大家说出三种以上你需要但是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的商品,结果99.99的人说不出来。

  没有见到咖啡之前,中国人的饮品是茶叶。

  那么对于区块链一个正确的思维方式是什么呢?不是对于已有的认知范围内的事情把区块链移植过来判断是否可用,是否有不可替代性的技术。

  而是对于未知的应用领域保有足够的敬畏。

  但是当创新发生的时候,事后来看,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就应该是这样的呀,可是为什么我就没想到呢?

  一个拉杆,一个箱子,4个轮子,加起来作为一个拉杆箱,发明时间不过几十年。现在看起来稀松平常,但是把这些组合在一起的时候,最开始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是区块链在发展中的尴尬,更底层的来看其实是缺乏对未知的想象力,以及对自我认知的清醒程度,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所以但凡我在一些活动中或者文章中看到说,区块链必须在ABCD等领域应用,不然就没有可能,我就知道这个人的认知问题不出现在区块链的知识层面,而是在底层认知系统上自我封闭了。

  96

  沛文沛语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6

  2019.08.01 21:28

  字数 630

  爱因斯坦说,“问题不可能由导致这种问题的思维方式来解决”

  MOAC创始人陈小虎说:“区块链中只有5%是技术创新,剩下的95%是思维方式的转变”。

  最近和一些合作伙伴交流区块链的应用的时候,经常会被问到,我们这个问题不用区块链解决行不行?99%的场景下,答案是可以不用区块链。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呢?

  问题出在想象力,而不是对问题的理解力上。

  因为你提出的问题,都是基于对已知的场景提出的。

  在没有汽车之前,你问人们需要什么样的车,大家会说我需要一辆更快的马车。

  有一个调查说,让大家说出三种以上你需要但是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的商品,结果99.99的人说不出来。

  没有见到咖啡之前,中国人的饮品是茶叶。

  那么对于区块链一个正确的思维方式是什么呢?不是对于已有的认知范围内的事情把区块链移植过来判断是否可用,是否有不可替代性的技术。

  而是对于未知的应用领域保有足够的敬畏。

  但是当创新发生的时候,事后来看,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就应该是这样的呀,可是为什么我就没想到呢?

  一个拉杆,一个箱子,4个轮子,加起来作为一个拉杆箱,发明时间不过几十年。现在看起来稀松平常,但是把这些组合在一起的时候,最开始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是区块链在发展中的尴尬,更底层的来看其实是缺乏对未知的想象力,以及对自我认知的清醒程度,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所以但凡我在一些活动中或者文章中看到说,区块链必须在ABCD等领域应用,不然就没有可能,我就知道这个人的认知问题不出现在区块链的知识层面,而是在底层认知系统上自我封闭了。

  爱因斯坦说,“问题不可能由导致这种问题的思维方式来解决”

  MOAC创始人陈小虎说:“区块链中只有5%是技术创新,剩下的95%是思维方式的转变”。

  最近和一些合作伙伴交流区块链的应用的时候,经常会被问到,我们这个问题不用区块链解决行不行?99%的场景下,答案是可以不用区块链。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呢?

  问题出在想象力,而不是对问题的理解力上。

  因为你提出的问题,都是基于对已知的场景提出的。

  在没有汽车之前,你问人们需要什么样的车,大家会说我需要一辆更快的马车。

  有一个调查说,让大家说出三种以上你需要但是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的商品,结果99.99的人说不出来。

  没有见到咖啡之前,中国人的饮品是茶叶。

  那么对于区块链一个正确的思维方式是什么呢?不是对于已有的认知范围内的事情把区块链移植过来判断是否可用,是否有不可替代性的技术。

  而是对于未知的应用领域保有足够的敬畏。

  但是当创新发生的时候,事后来看,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就应该是这样的呀,可是为什么我就没想到呢?

  一个拉杆,一个箱子,4个轮子,加起来作为一个拉杆箱,发明时间不过几十年。现在看起来稀松平常,但是把这些组合在一起的时候,最开始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是区块链在发展中的尴尬,更底层的来看其实是缺乏对未知的想象力,以及对自我认知的清醒程度,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所以但凡我在一些活动中或者文章中看到说,区块链必须在ABCD等领域应用,不然就没有可能,我就知道这个人的认知问题不出现在区块链的知识层面,而是在底层认知系统上自我封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