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不该投诉这个医生下

采好血被告知,化验结果要到下午才能出来,我去找小丫,她正坐在X光室外面排队等候。

陪着小丫检查完,叫她在这儿等着拿结果,我去找医院领导的办公室,从一楼到四楼,竟然没有找到。

社区医院是我们的社保卡定点医院,看门诊要报销的话只能到这里,虽然它比较落后,比不上大医院的环境和技术,可我们没得选择,小病小痛都是到这里看的。

跑了一圈找不到领导办公室,我就问一个医护人员,她说今天没有领导上班。我才记起今天是周日。

小丫的检查没有问题,我们也不想拿结果给那个讨厌的医生看,就直接回家了。

下午我一个人又过来拿我的检查结果,我自己先看了一遍,类风湿因子虽然没有,但是血红蛋白和血小板什么的都有高有低,不在参考值范围内,我也不太明白,还是得找医生看看。

依旧是那个五十多岁的吴姓医生在值班,我无奈地把病历本和检查结果放在桌面上排队。

他正在给一个五十出头的大姐看病,大姐的女儿年近三十,领着自己四五岁的孩子陪着母亲来看医生。

大姐女儿说母亲要看鼻子,以前有过鼻窦炎。

医生还没问两句,又抛出那个问题:“最后一次月经什么时候来的?”

大姐愣了一下,迟迟疑疑地回答了他,说是上个月几号几号。

“还没有绝经啊?”可恶的医生又问。

“上个月来了的,这个月还没有来。”

“有没有避孕?”

他这话一出来,大姐张口结舌回答不了。

她女儿急了,语无伦次地说:“没有!不可能的!”说完还无助地看了我一眼。

我能听出她女儿的意思,应该是妈妈没有老伴了,避孕什么的都不存在。

有病!我忍不住脱口而出。

医生却并不理会我,或者他不觉得我是在骂他。

他自顾自又说:“哦,不用避孕,是结扎了是吧?”

女儿和妈妈都不做声了,明显有了厌烦和抵触情绪。医生开始写病历,并不在乎病人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我气得真想破口大骂,结果只呼出一口长长的恶气。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对面桌上实习的年轻男医生看我烦躁,问我叫什么名字,抽出了我的病历本,开始帮我看结果。

谢天谢地!不用再等讨厌的吴医生了。之前拿检查结果给别的医生看,被拒绝,说是要找开单的医生看才行。

我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实习医生说回家贴贴膏药或者吃点活血的药就行。

走出来,我在门口的墙上,看了下吴医生的全名,又怕记不住,索性拍下照片。

透过玻璃窗,他正在看那位大姐的病历,他那秃顶的脑袋,和布满白斑的手,好像都藏着猥琐。

我找到社区中心的投诉电话,打了几遍都没有人接。那就等到星期一吧,我一定要投诉他,免得他恶心更多的女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