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虚拟实境、心理治疗加在一起, 有没有搞头?



  AI人工智能研究2天前我要分享华尔街日报指出,有些人因不擅与人沟通,害怕面对面谘商,反而透过机器对话时,更能敞开心胸,效果甚至比与真人对谈还好。目前较具规模的新创公司包括:Woebot、Wysa、X2 和 Youper,都是运用人工智能训练出具同理心、有效理解人类对话的机器人,提供远端一对一私密对话,用以取代一部分咨询功能。

  最近刚完成种子轮募款的硅谷新创 Youper 创办人 Jose Hamilton 医师表示,对患者来说,第一大困难就是克服恐惧,因为心理咨询要求你对一个陌生人开诚布公,讨论你心里最软的那一块,甚至一些不愿意告人的秘密和羞于启齿的想法;第二个困难则是高昂的咨询费用,特别在美国,咨询费用更是惊人。与机器对话的效果比较难用客观数据表示,但根据 Youper 资料显示,用户平均对话时间约 7 分钟,超过八成用户认为与机器对话后,减缓了负面情绪,并且有四分之一用户,注册 30 天后仍然持续使用他们的服务,或许能说明这类服务确实打中不少人的痛点。聊天机器人之外,AI 对心理治疗还扮演其他创新角色,包括侦测、诊断,甚至治疗。美国新创 Quartet 运用 AI 设计了一个媒合与推荐平台,患者会在接受几个测试之后,经由 AI 分析出适合的治疗方法,以及推荐的医师;Ginger io 则采用真人在线对话,搭配 AI 分析对话内容,来提升早期诊断并推荐适合的诊所与医师;瑞典新创 Flow,则是开发一款头戴式的微电流感应器,搭配 AI 核心的手机 APP,根据忧郁症患者的个人情况,发射微电流以刺激大脑神经元,达到改善忧郁症的功效。从内到外,人工智能已从各方面进入心理治疗领域,并正在发挥作用,而另一项新科技,则尝试从感官着手,让人变得更健康。过去 3 年,VR(虚拟实境)并没有如预言那样走进人们的日常,然而在许多特定情景,VR 已经发展出非常实际的应用,其中之一就是心理治疗。VR 与心理治疗或许不容易联想在一起,但如果从咨询角度来理解,似乎并不意外。当人们长期累积负面情绪,并不断承受日常生活的种种压力,就容易产生心理疾病,最常见的就是忧郁症和失眠。心理咨询透过对话,让人面对压力,进而释放压力,来排除负面情绪。

  

  一些咨询师则把脑筋动到 VR 上。已经有多家新创开发出导引式 VR 冥想,只要戴上 VR 装置,就能帮你找回内心平静,包括 Chakra VR、Provata VR、Relax VR 等,都标榜能透过冥想,协助用户排解负面情绪。

  VR 堪称是目前沉浸感最强的穿戴式科技,几乎让人感觉处在不同世界,让抽离现实变成可能,也是心理治疗最看重的特点。2019 年,美国医学会杂志刊登一则研究,证实透过智能手机 App 与 VR 装置,能有效改善患者的惧高症。VR 对创伤症候群(PTSD)也有独特的改善方式,因为 PTSD 通常是受害人遭遇某事件引起,虽然药物和谈话能帮助减缓,但 VR 能让患者面对内心的恐惧,他们可以安全、无害的,再次面对恐怖记忆,并试着战胜它。例如,空难生还者可能对搭乘飞机产生恐惧,就能透过 VR 模拟飞机起飞、降落等场景,让其慢慢克服恐惧。可能让你感到意外的是,专家认为最有可能大幅采用 VR 进行心理治疗的国家,将会是中国。首先,快速成长的国家面临非常多变化,压力自然也快速累积;其次,中国的心理治疗资源还相当落后,专家认为,中国境内共约 3,000 家心理健康相关诊所,拥有合格证照并受过专业训练的专业人员,约 3 万人。这已经难以应付中国庞大的人口,更不用说,这其中有将近八成人员与设备,是为了特殊精神疾病而准备,并非为大众心理健康。另一方面,中国的心理健康失调患者中,有 90% 没有接受过任何治疗。无论文化因素、制度问题何者导致,这个巨大的缺口,或许能称为中国心理治疗市场的「后发优势」,因为手机与 VR 装置将有机会快速填补这个真空,就像行动支付,帮助中国民众跳过传统金融的一大段发展过程。无论人工智能或虚拟实境,高科技的心理治疗最终都要回归到人,而人心总是难以预测。英国牛津大学教授创办的医疗新创 Oxford VR,上周刚开始进行大规模 VR 心理治疗测试,尽管许多患者和医师都跃跃欲试,但创办人 Daniel Freeman 强调,每种处方都因人而异,VR 是一种新治疗手段,但不能因为它方便、自主性高,就妄想使用 VR 后就不用看医生,或是放弃其他治疗手段。同时,他也指出,复杂的科技背后,如果缺乏心理治疗的专业技能支撑,会对患者产生更糟糕的影响。

  

  Uber 前副总裁 Andrew Chapin 在 2016 年离开 Uber 后,就看中心理治疗市场,创办了 Basis。他认为心理谘商诊所的高额收费并不合理,因此创造了一个平台,让使用者选择自己遇到的困难领域,并与「半熟心理师」谈话,提供建议与排除压力。

  「半熟心理师」指的是受过心理咨询专业训练,但并未获得证照的工作人员,让 Basis 成功压低人力成本,每次对话长达 45 分钟,收费 35 美元,比起一般咨询师收费 300 美元便宜很多。然而,募资将近 400 万美元后,Basis 于 2019 年 6 月悄悄关闭了网站与 App,更糟的是,团队中最重要的心理谘商专业人员,也是团队的科学负责人已经离职。许多人认为,Basis 的失败在于提供对谈的人员缺乏足够专业,而失去用户信任。然而,这一点点挫败并未动摇风险投资(VC)对心理健康新创的信心,包括提供企业员工心理健康训练的 Unmind、Blackthorn Therapeutics 及在线心理咨询服务 Talkspace ,都相继在今年完成最新一轮募资,其中 Talkspace 的募资金额更突破 1.1 亿美元。显见,投资人对心理健康的市场期待,依然非常强健,在这批新创之中,就藏着下一只独角兽也说不定。

  文稿来源:科技新报

  图片来源:拍新网

  在看的人都点了▼

  收藏举报投诉

  华尔街日报指出,有些人因不擅与人沟通,害怕面对面谘商,反而透过机器对话时,更能敞开心胸,效果甚至比与真人对谈还好。目前较具规模的新创公司包括:Woebot、Wysa、X2 和 Youper,都是运用人工智能训练出具同理心、有效理解人类对话的机器人,提供远端一对一私密对话,用以取代一部分咨询功能。

  最近刚完成种子轮募款的硅谷新创 Youper 创办人 Jose Hamilton 医师表示,对患者来说,第一大困难就是克服恐惧,因为心理咨询要求你对一个陌生人开诚布公,讨论你心里最软的那一块,甚至一些不愿意告人的秘密和羞于启齿的想法;第二个困难则是高昂的咨询费用,特别在美国,咨询费用更是惊人。与机器对话的效果比较难用客观数据表示,但根据 Youper 资料显示,用户平均对话时间约 7 分钟,超过八成用户认为与机器对话后,减缓了负面情绪,并且有四分之一用户,注册 30 天后仍然持续使用他们的服务,或许能说明这类服务确实打中不少人的痛点。聊天机器人之外,AI 对心理治疗还扮演其他创新角色,包括侦测、诊断,甚至治疗。美国新创 Quartet 运用 AI 设计了一个媒合与推荐平台,患者会在接受几个测试之后,经由 AI 分析出适合的治疗方法,以及推荐的医师;Ginger io 则采用真人在线对话,搭配 AI 分析对话内容,来提升早期诊断并推荐适合的诊所与医师;瑞典新创 Flow,则是开发一款头戴式的微电流感应器,搭配 AI 核心的手机 APP,根据忧郁症患者的个人情况,发射微电流以刺激大脑神经元,达到改善忧郁症的功效。从内到外,人工智能已从各方面进入心理治疗领域,并正在发挥作用,而另一项新科技,则尝试从感官着手,让人变得更健康。过去 3 年,VR(虚拟实境)并没有如预言那样走进人们的日常,然而在许多特定情景,VR 已经发展出非常实际的应用,其中之一就是心理治疗。VR 与心理治疗或许不容易联想在一起,但如果从咨询角度来理解,似乎并不意外。当人们长期累积负面情绪,并不断承受日常生活的种种压力,就容易产生心理疾病,最常见的就是忧郁症和失眠。心理咨询透过对话,让人面对压力,进而释放压力,来排除负面情绪。

  

  一些咨询师则把脑筋动到 VR 上。已经有多家新创开发出导引式 VR 冥想,只要戴上 VR 装置,就能帮你找回内心平静,包括 Chakra VR、Provata VR、Relax VR 等,都标榜能透过冥想,协助用户排解负面情绪。

  VR 堪称是目前沉浸感最强的穿戴式科技,几乎让人感觉处在不同世界,让抽离现实变成可能,也是心理治疗最看重的特点。2019 年,美国医学会杂志刊登一则研究,证实透过智能手机 App 与 VR 装置,能有效改善患者的惧高症。VR 对创伤症候群(PTSD)也有独特的改善方式,因为 PTSD 通常是受害人遭遇某事件引起,虽然药物和谈话能帮助减缓,但 VR 能让患者面对内心的恐惧,他们可以安全、无害的,再次面对恐怖记忆,并试着战胜它。例如,空难生还者可能对搭乘飞机产生恐惧,就能透过 VR 模拟飞机起飞、降落等场景,让其慢慢克服恐惧。可能让你感到意外的是,专家认为最有可能大幅采用 VR 进行心理治疗的国家,将会是中国。首先,快速成长的国家面临非常多变化,压力自然也快速累积;其次,中国的心理治疗资源还相当落后,专家认为,中国境内共约 3,000 家心理健康相关诊所,拥有合格证照并受过专业训练的专业人员,约 3 万人。这已经难以应付中国庞大的人口,更不用说,这其中有将近八成人员与设备,是为了特殊精神疾病而准备,并非为大众心理健康。另一方面,中国的心理健康失调患者中,有 90% 没有接受过任何治疗。无论文化因素、制度问题何者导致,这个巨大的缺口,或许能称为中国心理治疗市场的「后发优势」,因为手机与 VR 装置将有机会快速填补这个真空,就像行动支付,帮助中国民众跳过传统金融的一大段发展过程。无论人工智能或虚拟实境,高科技的心理治疗最终都要回归到人,而人心总是难以预测。英国牛津大学教授创办的医疗新创 Oxford VR,上周刚开始进行大规模 VR 心理治疗测试,尽管许多患者和医师都跃跃欲试,但创办人 Daniel Freeman 强调,每种处方都因人而异,VR 是一种新治疗手段,但不能因为它方便、自主性高,就妄想使用 VR 后就不用看医生,或是放弃其他治疗手段。同时,他也指出,复杂的科技背后,如果缺乏心理治疗的专业技能支撑,会对患者产生更糟糕的影响。

  

  Uber 前副总裁 Andrew Chapin 在 2016 年离开 Uber 后,就看中心理治疗市场,创办了 Basis。他认为心理谘商诊所的高额收费并不合理,因此创造了一个平台,让使用者选择自己遇到的困难领域,并与「半熟心理师」谈话,提供建议与排除压力。

  「半熟心理师」指的是受过心理咨询专业训练,但并未获得证照的工作人员,让 Basis 成功压低人力成本,每次对话长达 45 分钟,收费 35 美元,比起一般咨询师收费 300 美元便宜很多。然而,募资将近 400 万美元后,Basis 于 2019 年 6 月悄悄关闭了网站与 App,更糟的是,团队中最重要的心理谘商专业人员,也是团队的科学负责人已经离职。许多人认为,Basis 的失败在于提供对谈的人员缺乏足够专业,而失去用户信任。然而,这一点点挫败并未动摇风险投资(VC)对心理健康新创的信心,包括提供企业员工心理健康训练的 Unmind、Blackthorn Therapeutics 及在线心理咨询服务 Talkspace ,都相继在今年完成最新一轮募资,其中 Talkspace 的募资金额更突破 1.1 亿美元。显见,投资人对心理健康的市场期待,依然非常强健,在这批新创之中,就藏着下一只独角兽也说不定。

  文稿来源:科技新报

  图片来源:拍新网

  在看的人都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