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与女儿的区别

  

  图片发自简书App

街做服装生意。彼此之间说不上多亲近,见面点头之交而已。而造成如此局面的操纵者就是她们共同的妈。

  都说媳妇和婆婆以及小姑子之间是天敌,红红刚结婚那两年不觉得有什么,可自从女儿出生后,她才真正体会了婆婆不是妈的真理。

  小姑子是红红老公的妹妹,比红红早两年结婚,女儿也比红红女儿大二岁。同样在做生意,红红的婆婆帮着女儿带孩子,对红红的女儿却不闻不问。

  更可气的是,婆婆养了几只大母鸡下蛋,每次母鸡下的蛋都给外孙女吃了,而红红刚断奶的女儿则没有这种待遇。红红有时候也气啊,幸亏她有个善解人意的母亲每次都劝慰红红看开点,并从自家带鸡蛋来给外孙女补身体。

  红红的小姑子建房子,婆婆怜惜女儿没精力,连茶水都烧好了送来小姑子家,柴米油盐更是隔三差五送来。

  有时候邻居们看见了会给红红打抱不平,笑着对红红婆婆说“老人家,女儿要疼,儿媳更要疼。以后老了病了依靠的恐怕还是儿媳吧。”

  红红的婆婆不以为然地说“女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不疼她谁疼她。”

  每次进货,红红和小艳同一趟车去,红红的老公上班,没人看店,只能关了店铺门去进货。婆婆帮着小姑子小艳看店,并对别人说:“女儿的主我作得了,高卖低卖她不怨我。儿媳的商品我卖得不好,不好交待。”

  这话传到红红耳朵里,她挺委屈,不帮我也罢了,居然还这样作践我,我何曾敢在她面前说半个不。倒是她,常当着亲戚朋友和她女儿的面说红红对她冷漠,是养不亲的人。

  这样的话听多了,红红的小姑子也无缘由的对红红看不顺眼。红红也懒得搭理她,反正自己又不去求她什么。她建的二层楼房一层自住,另一层空了大半年。看着哥哥嫂子四处找住房租住,就是不开口要他们住,后来出租给别人收租金。

  红红觉得不住一起好,免得到时撕破脸皮不好收场。就像现在这样就挺好。

  话说进货回来,车辆停在固定位置卸货,众多进货老板都是大包小包,满脸疲惫等着家人来帮忙拖着往家去。早已等候在车旁的红红的公公推着小推车帮着女儿将大包小包往家推,却对儿媳视而不见。

  红红的心是一点点冷的。她不怪公公,公公是严重的妻管严,强势的婆婆在那个家说一不二,她指东公公不敢朝西。

  有一次红红的牙龈发炎,脸肿了半边,有人说用水鸭炖汤去火。刚好红红的婆婆家养了几只肥壮的大水鸭,在红红老公的要求下,婆婆忍痛杀了一只鸭,儿媳和女儿家各分一半,美其名曰一碗水端平。

  过了不久,小姑子小艳牙痛,说给自己母亲听了,红红婆婆二话不说抓了一只大水鸭腿腿尽毛送给女儿,并叮嘱女儿放点补药到里面。原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却还是被别人传到红红耳朵里。红红对别人说,“她疼女儿,以后老了病了让她女儿伺候去呗。”

  婆婆哼了一声,我老了谁都不靠,我有退休工资,用钱请保姆伺候。

  婆婆口中的退休金,其实是花几万块钱买的养老保险,满五十五岁后每月能拿七八百元,依年递增,年龄越大,拿到的退休金越高。

  但人算不如天算。红红的婆婆在一次骑自行车上街的路上,迎面看到一辆呼啸而来的大货车,心下一慌,自行车歪到路边水沟里,摔了个大跟头,腿摔骨折了。

  送到骨科医院做手术花去上万元,还躺在床上要人帮忙扶上扶不。她女儿来看她,给了几百元钱后,以店里生意忙为由回家了。所有的医疗费却要红红老公出大头。

  红红心里不气是假的。婆婆得了好处还买乖,“养儿防老 ,积谷防饥。将来我百年之后这房子都得给儿子,女儿又分不到半点,他出点钱给我治病是应该的。”

  红红才不稀罕她那老旧的二层小楼,她在心里暗暗下决心,努力挣钱,购买属于自己的房子,等到婆婆老了动不了那天,看她依靠谁。

  红红的老公也清楚自己母亲的为人,和红红站在同一战线上,女儿呢根本和奶奶不亲,每次听说要去奶奶家,嘴巴撅得老高,老大不乐意。

  幸亏没和她住一个屋檐下,不然鸡飞狗跳的日子免不了。红红心里庆幸,自己当初执意租房子做生意是对的,虽辛苦却心情愉快。

  婆婆本来就不是妈,因为爱同一个男人而成为亲人,又怎么能强求她爱自己如女儿呢,这么一想就释然了。